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黃金毋忘我
黃金毋忘我

《黃金毋忘我》(一)



? ? 人為財死┅只要有利益衝突,父子都沒有人情可講。陶、楊兩家就因為在小溪

? ? 里發現有黃金,所以互相爭奪,致令兩家在撕殺中,死傷無數,究竟其背後有

? ? 什麽別情?而陶、楊兩家又會發生什麽事?讀者不妨細追下去,會有個出人意

? ? 表的結局。



? ? 從沒有人想到,這麽荒僻的地方,竟然有黃金!那是在陶家村和楊家村中間的三不

管地帶!



? ? 這道小溪叫“流水響”,最先在溪水內淘到金砂的,是一個採藥的老頭莫三先生!



? ? 莫三不是陶村人,亦不是楊家村的人,他住在卅裡外的高山上。



? ? 因為有金砂,陶家村和楊家村都想佔據“流水響”,於是就爆發血斗。



? ? 陶家村有六十戶三百人。



? ? 楊家村只得四十五戶二百人。



? ? 按理,是陶家村佔優,但陶家村婦女多,三百人中,男丁只得百六十人,有四十人

還是老翁!



? ? 楊家村兩百人中卻有百四個精壯男丁。



? ? 第一仗廝殺下來,楊村死了卅二人,傷了廿八人。



? ? 陶村陣亡的卻達四十五人,有四十人受傷。



? ? 兩村都元氣大傷,只得隔住“流水響”溪畔防範,不許對方在水內淘金。



? ? 楊村的村長楊家榮,生息了個多月後,召集長子、二子及族內叔伯商議。



? ? “陶村的村長陶虎,年老體弱,上月一戰,他的獨子阿癸又中了兩箭,捱了三刀重

傷,他已經喪失了戰鬥力,我們應該作試探進攻!”



? ? 楊家榮的長子伯強,性格狼戾∶“對,假如給我四十人,我有信心殺入陶村,搶他

們的女人、燒了他們的房屋。佔據流水響後,獨佔金沙,三數年間,我們就可富甲一方

啦!”



? ? 楊家二子仲階,比較忠厚∶“爹,打了一仗,雙方死了這麽多人,連三叔、五叔都

陣亡了,我看┅還是坐下來談,大家共同開採吧!”



? ? 楊家榮怒叱∶“沒有二一添作五這回事,想當日,陶虎拒我幾番提親,他那邊女的

多,為什麽不肯嫁來我楊村?此刻除了金砂外,搶他們的婦女亦是今次作戰的目的!”



? ? 楊伯強盯了弟弟一眼,面有得色∶“爹,什麽時候進攻?”



? ? “黎明前,大約天微亮,我們┅”



? ? 楊家榮攤開地圖∶“分兩路,左右穿入陶村在流水響灘頭的布防,然後┅”



? ? 楊家準備突擊前,陶村亦在開大會。



? ? “這次傷亡慘重,都是阿裘輕敵!”



? ? 陶虎心情十分沈重∶“假如對方打過來,我┅我不知怎抵擋!”



? ? “我們這邊是平地較多,丘陵較少,根本無險可守,但┅楊家有山隘作天然屏障┅

咳┅”陶虎又咳杖起夾∶“再進攻,等如尋死!”



? ? 陶虎的二弟陶蛟插口∶“假如不抵抗,全村必淪亡。尋金,這不是個藉口,楊家的

人┅還想搶盡我們的婦女!”



? ? 陶虎的次女陶娥三女陶珠很激動∶“他們殺傷了大哥,這仇非報不可!”



? ? 陶虎停了停∶“楊家的人,應該這幾日就會摸過‘流水響’,我們的防務怎了?”



? ? 陶珠拍了拍胸脯∶“爹,我已在通道插了很多削尖的竹枝,我帶廿人,可守住第一

線。”



? ? 陶虎咳了多聲∶“假如沒有黃金,我們這邊肥美土地,他們亦會覬覦,不過,火拚

會推遲吧!”



? ? 他望望遠方∶“秋收快到了,全村都要出動,巡更的,注意晚上,楊村的人應該會

夜襲!”



? ? 拂曉時分,是人意志最鬆弛的時刻。



? ? 流水響溪水不深,最高處只是齊腰,楊伯強帶著廿人,混身塗上油,悄悄的渡過溪

來。



? ? 陶村幾個壯丁,扛著長槍、大刀,躲在草棚後,緊張了一夜,他們都很累。



? ? “天一亮,我們可睡了!”陶家村兩男對話,語音未歇┅



? ? “咻!”兩利箭穿了他們的喉嚨!



? ? 陶村兩壯丁慘叫一聲∶“偷┅襲┅”



? ? “殺!”楊伯強抽出單刀就沖入草棚。



? ? 陶珠這時迎了出來,她手上長劍前揮,一招“白日貫虹”就刺向楊伯強。



? ? “快退!叫村裡增援,我在這裡擋著!”陶珠嬌呼,手上長劍又削出,刺到一個楊

村的人。



? ? “好婆娘!”楊伯強狂性大發,單刀指左打右,迫得陶珠連連後退。



? ? 陶家村的人已往後狂奔,他們一下子就死傷了兩人,陣腳大亂,陶珠押後,反被十

多個楊村男丁困著。



? ? 她揮劍攻了卅招後,氣力漸不繼,楊伯強的單刀“沙”的一聲,削下她胸前一片衣

襟。



? ? “啊!”陶珠驚叫起來,這一刀將她內、外衣削開,她白白的奶房,有一隻露了出

來。



? ? 陶珠雖得十九歲,但很健美,她想遮,但怎能阻住露出的奶子躍動。



? ? “哈┅小美人┅”楊村的人忘了追趕,有幾個壯漢看到陶珠的裸體,幾乎淌下口水

來。



? ? 楊伯強淫笑∶“捉活的,小美人┅你走不了!”



? ? 他揮出“餓虎出山”單刀掃向陶珠的小腹。



? ? 陶珠伸劍一格,“擋”的一聲,楊伯強的力較猛,刀劍齊斷!陶珠手中長劍墮地,

她無時間拾起那跌劍了。



? ? 楊伯強像老鷹似的彈起,一手抓向陶珠的後心。



? ? 她聽到背後風聲響,好個陶珠突然轉身,右手一探,就抓向楊伯強的褲襠!



? ? “我就拚死抓著你那話兒的兩顆小卵,用力一扭,你不死也要絕後!”陶珠心想∶

“反止逃不了,就一塊死吧!”



? ? 湯伯強等穿的是短褲、草鞋,也想閃亦來不及了∶“哎┅這小妞要扭斷我子孫根┅

真毒!”



? ? 陶珠的手一碰到他大腿上,手突然一滑,這因為他身上塗了油的關係,她抓不到他

的兩顆小卵。



? ? 但楊伯強的手一沈,將斷了的單刀刀柄,正正的敲落陶珠的頭上。



? ? “哎喲!”她叫了一聲,昏倒落地。



? ? 楊伯強一提,將她軟綿綿的身軀提起,她滑滑暖暖的身子,挑起他的淫慾。



? ? 他腦筋一轉∶“停止深入,放火箭亦從左路退回,我們捉得陶村的姑娘,他們一定

傾全力出擊,我們退回自己地頭設伏,殺陶村的人一個痛快!大家照以前一樣埋伏!”



? ? 楊伯強點了陶珠的穴道,背著她後退┅



? ? 陶村內鑼聲大響∶“楊村的人殺進來了!”



? ? “陶珠三小姐陷在重圍!”



? ? 陶虎雖然虛弱,在親信攙扶下,傾全村之力,近七十眾追了出來。



? ? “為什麽不救小姐?”陶娥杏眼圓睜,指著敗退的村人大罵∶“人家一摸過來,你

們就┅潰散了┅怎保衛村子!”她珠淚奪眶而出。



? ? 陶村的人趕到流水響畔,只見幾個斷後的楊村壯丁。



? ? “要搶回女的,過來呀!”他們散開站在溪的對岸∶“不然,黃花閨女恐怕保不住

了!哈┅哈┅”



? ? 楊伯強擇了一個高處,將昏迷的陶珠綁在一株大樹上,他還摸了她奶子幾下∶“真

滑!”



? ? 陶娥與陶蛟衝進水裡∶“妹!我來救你!”



? ? 陶虎蹙著眉大罵∶“退!追過去是送羊入虎口!”



? ? 陶娥與陶蛟被村人拉著,淚流滿臉。



? ? 陶虎老淚縱橫∶“犧牲一個女兒,勝過多死一、二十人!”他又咳起來∶“我們沿

溪畔築高牆,就不怕楊村的人再突襲了!”



? ? 陶村的人沒有追過來,楊伯強頭筋暴現∶“你們不中計,老子就奸了這妞兒!”



? ? 他解下陶珠,將她前面的衣襟大力一撕,“沙!”的一聲,兩隻奶子全露了出來。



? ? 少女的胴體,是充滿彈性的。陶珠雙乳渾圓,乳暈及奶頭是粉紅色的一小片。



? ? “哈┅哈┅”楊伯強雙手掩落去。



? ? 他不能滿握兩團羊脂白的肉,但就在乳房上留下了五道淡紅的指印,他開始狂野起

來。



? ? 楊伯強粗暴的一拉,陶珠的褲帶又給他解開。他一扯,又將她的外褲與褻褲拉了下

來,陶珠那塊處女地露了出來!



? ? 她的小腹是白而平坦的,下面是一撮稀稀疏疏的蜷毛,之下,就是兩扇粉紅,賁起

的牝戶!



? ? “嘩!”楊伯強蹲下,將鼻子對著她的牝戶,深深的一了一聞∶“好香!好香!”



? ? 他的褲襠隆起,那根紅通通的肉棒要破褲而出似的,他的鼻子在陶珠的牝戶上聞完

又聞,他的手就三扒兩撥的扯下她的褲子!



? ? 兩條白白長長的大腿,襯著盡頭黑壓壓的一塊,楊伯強看得兩看,口水不自覺的淌

下來,滴在陶珠的牝戶上。



? ? “啊!”陶珠這時轉醒了∶“你這禽獸!”她哭了出來,她一手掩著自己的乳房,

一手掩著赤裸陰戶∶“無恥,你┅你不得好死!”



? ? 她穴道雖自解,但下體赤裸!





《黃金毋忘我》(二)



? ? “你就要欲仙欲死!”楊伯強一抓就想抓她的足踝。



? ? 陶珠亦顧不得羞恥了,她粉腿一踢,就掃向楊伯強的下陰。



? ? 他的武功比她高,陶珠的撩陰腿未到,他雙指一點,就點中她小腹的“會陰穴”。



? ? “哎唷!”陶珠氣血一窒,動彈不得。



? ? “今番要你皮開肉裂!”楊伯強拾起陶珠的衣服,扯成長條,將她雙手捆綁實,又

將一團破布塞在她的小嘴中。



? ? “你試試‘仰天推車’的滋味吧!”他吐了幾口涎沫在手心,然後揩落她牝戶上。

這樣,是令她的陰戶有點濕潤,方便插入。



? ? 陶珠身子麻了一會,漸漸又恢復氣力,她雙手雖被綁,雙腿又被湯伯強提起,但她

腋肢、屁股仍可扭動。



? ? 當他的肉棍想鑽入牝戶時,陶珠就用盡氣力左搖右擺,楊伯強的陽物好幾次擦在牝

戶的“入口”都不能挺進去。



? ? “你┅你還動!”他兜著她的腰,又想插進去。但,筷子要插進擺動的酒壺,談何

容易!



? ? 他的陽物幾次揩插,都磨在她的毛髮上,楊伯強突然感到一陣甜暢∶“唉┅不好┅

丟啦┅”他突然怪呻幾聲,一股白色的熱漿就標出,射得陶珠小腹都是。



? ? 她化解了他第一次的攻勢。



? ? 楊伯強頹然的放下她。



? ? “大少爺,你怎麽了?”草叢外,楊村的壯丁問∶“天快光啦!”



? ? 楊伯強懊惱的∶“我耽多一會,大家引陶村的人過來!”他躺在陶珠身傍,又把玩

她的奶子。



? ? 陶珠惡狠狠瞪了他幾眼,但他就毫不在乎,連連用手指撥弄她的乳頭。跟著,又俯

頭用嘴去咬。



? ? 陶珠有點麻酸,他搞得兩搞,她兩粒乳頭就發硬了。



? ? “讓你躺在地上,你扭動太利害!”楊伯強把玩著她的乳頭邊自言自語∶“不如把

你淩空像鞦韆般吊著,看你還有多少氣力掙扎!”



? ? 陶珠雖不能破口大罵,但這招卻令她面有懼色。



? ? 楊伯強用手揩了揩噴在她肚皮上的“子孫”∶“今次浪費了,等一會就一滴也不浪

費!”



? ? 他光著屁股站起來,將陶珠手上的布條加長,搭在一枝樹丫粗壯的古松上。



? ? 他跟著一拉,陶珠雙足就離地二寸!他將布條綁在樹榦上。



? ? “在半空搖晃,看你有多少氣力!”楊伯強又淫笑∶“小乖乖,我的寶貝很快又硬

的!”



? ? 泄精快的男子,回氣亦快,他握著自己的肉棒左搓右揉,片刻間,又平平的挺起。



? ? “哈┅看一看┅老子又可以來了!”楊伯強獰笑。



? ? 陶珠雙目淚光瑩然,她在陶村是天之驕女,又是個處女,幾時有臭男人敢摸她、啜

她呢?



? ? 楊伯強握著他的肉棒,“篤”落陶珠的小腹上∶“今次,你還走得了?”



? ? 陶珠扭腰掙扎,但一扭,手腕就劇痛!



? ? 楊伯強將陶珠吊得不高,她的牝戶剛好向著他玉棍,他獰笑著,左右的?起她的大

腿。



? ? 陶珠想掙扎已無氣力,她拚命用舌頭想將塞在口內的碎布吐了出來。



? ? “就算死,也要講出來,叫姐姐替我報仇!”



? ? 他擘開她的腿就是一挺!



? ? “啊┅呀┅”陶珠慘叫!她雖然發不出聲,但隱約仍可聽到音尾。



? ? “真爽┅”陽伯強的肉莖全送進去。



? ? 處女地是緊窄的。



? ? 他將陶珠推了推,她身子蕩來蕩去。她雙扇皮緊緊夾著他的肉棍,他捨不得全拔出

來。



? ? “噢┅爽┅”楊伯強喃喃的叫。他退出出少許,又再重重的挺進去。



? ? “啊┅哎唷┅”陶珠像給他撕開下體似的,她熱淚如泉湧,有裂開似的痛!



? ? 楊伯強是強來,她牝戶內根本沒有多少分泌,乾巴巴的!



? ? 陶珠挨了十個來回後,暈了過去!



? ? 楊伯強根本不識什麽叫憐香惜玉,他像盪鞦韆似的推著陶珠,一時又低頭去啜她奶

子上的小紅豆。



? ? 陶珠的牝戶滲出一道血線,沿大腿內側淌下。那是處女的血!



? ? 本來,“破瓜”是流不出那麽多鮮血的,但楊伯強對一個處女霸王硬上弓,對她的

傷害就更大!



? ? 在楊村那邊,陶娥和村人獃獃的望著溪水的另一方。



? ? “我聽到妹妹的慘叫聲呀!”陶娥哭著扯著父親∶“她可能遭到楊村的人毒手了!

爹,無論如何,我要殺過去,救回妹妹,搶回一條屍也是好的!”



? ? 陶虎沈痛的搖了搖頭∶“不!我只得一子兩女,你哥哥眼看活不了,而你妹子又犧

牲,陶村┅陶村就靠你啦!不要去送死!”



? ? 陶村的人沈痛萬分,開始退回村內。



? ? 楊村的男丁則望著草叢內,他們不敢偷看,他們知道楊伯強的暴戾。



? ? 而楊伯強兜著陶珠,已經插了百多記。



? ? 他樂得雙眼眯起∶“哎┅夾得那麽緊┅不成┅不成啦┅我要丟┅丟啦!”



? ? 楊伯強喉頭髮出“荷、荷”的怪叫聲,他突然抽搐起來∶“哎┅哎┅都給你了┅”



? ? 一道熱流直射向陶珠陰道的深處來。



? ? 楊伯強噴出的穢液,將陶珠最痛的地方弄得滑膩膩的,陶珠除了淌血外,還淌下白

漿。牝戶內一滑,楊伯強的東西終於滑了出來。



? ? “好!就?你回去報功!”楊伯強仍捨不得將軟下來的陽物拔出,面有得意神色,

他抽回褲子∶“各人聽著,我們?這沒有穿衣服的女娃去溪畔,引陶村的人發怒,他們

如攻過來,一到溪的半途,就用箭射!”



? ? 他一叫,有幾個楊村的男丁就撲入樹叢,他們的眼睛都是望著赤條條的陶珠。女性

的裸體,令楊村的男丁褲襠發硬。有幾個楊村的壯丁,嘴角還淌出涎沫來。



? ? “看什麽?將她解下來,?到溪畔!”楊伯強大喝∶“只是?手?腳,不要碰別的

地方!”



? ? 幾個楊村男丁,解下了陶珠。



? ? 她這時候悠然醒過來∶“你┅你們為什麽不殺了我!我要死!”陶珠心中淌著血∶

“讓我死了吧!”



? ? 她面如紙白,在幾十個男人面前露出全身最秘密的地方,她羞得要死!



? ? “喂!陶村的人,你們有個女的給我村少爺逮著了,連褲子也沒有穿呢,大家來看

看!”楊伯強大叫。



? ? 楊村的人高舉身無寸縷的陶珠。



? ? 陶村向後退的人都停了腳步。



? ? “妹妹!”陶娥再也忍不住了,她拔出長劍,一蹬一躍就沖向溪水。



? ? “娥!”陶虎怒喝,但喝不住她!



? ? 楊家村的人,已彎弓搭箭,他們侯陶娥一到射程就射她。



? ? 陶娥走到溪內,她踩著一塊石頭,身子斜斜飛起。



? ? “咻、咻”十數支箭射向她。



? ? 陶娥身子一翻,她揮出寶劍,斬跌幾支利箭,跟著一躍,就過了溪。



? ? 楊村的人都有拿刀,又迎了上來!



? ? “死!”陶娥直往上沖,如出閘猛虎,圍上來的三個楊村男丁都給她劈中。



? ? “好!又多一個,等我一矢雙??!”楊伯強嚀笑,他向身旁的人拿了把鋼刀∶“小

妞,你又想試試男人味是不是?”



? ? “你這禽獸,還我妹子!”陶娥劍一斜,使出一招“十方風雨”將楊伯強罩在劍光

中。



? ?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低沈的笑聲∶“你是誰?敢來楊村撒野!”



? ? 一個灰影飛出,他拿著一柄鋼叉,直叉向陶娥!



? ? 來的是楊村村長家榮,他一心以為兒子佔了“灘頭陣地”,帶著增援上來。



? ? 陶娥急回劍自保,楊村的人蜂擁而上,包圍著她!



? ? 數十個大漢圍著一個女的,陶娥看來“凶多吉少”。



? ? 陶村的人紛紛衝過淺溪,陶娥慢慢的往溪畔退。



? ? “將這個女的先帶回去!”楊伯強吩咐?走陶珠。



? ? 陶娥淒然叫了一叫∶“妹子!”



? ? 楊家榮獰笑∶“陶村雙姝,你是陶娥?”



? ? “你這些禽獸!”陶娥點了點頭∶“姦汙我妹子的都要死!”



? ? “哈┅哈┅”楊家榮笑了起來∶“我還有一個兒子未娶妻呢?你送上門,就連嫁妝

也省了!”



? ? 楊家榮一揮手上銅叉直取陶娥,而其餘楊村的人就向陶村的男丁放箭。



? ? 陶村的人有幾個中箭,倒在溪內。





《黃金毋忘我》(三)



? ? “退回!”陶虎大喝∶“拿我的長槍來!”



? ? 陶蛟搶上前扶著∶“大哥,你的癆傷未好!”



? ? “今日,就算死,也要拚了!”陶虎掙扎著∶“槍!”



? ? 他推開陶姣∶“跟我沖!”



? ? 陶村的人吶喊一聲,就想第二次過溪!



? ?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一陣簫聲。



? ? 清脆的簫聲後,是一過倒騎著驢子的青年,他一身粗衣布鞋,頭上還戴了一頂大草

帽,口裡叼著一朵花。



? ? 一朵“毋忘我”花!



? ? 他不知是哪時出現的,那驢沿著溪的下遊慢慢往上踱。



? ? 似乎,他不是陶村或楊村的人。



? ? 那青年喝了一聲,那驢停在陶村和楊村人群中間,他兩邊望了望∶“對不起,這裡

似乎打仗,笨驢,你又走錯了,我討厭打仗!”



? ? 他吐掉了花!



? ? 楊家榮陪著笑臉∶“這位英雄,請回頭走吧,這渾水淌不得!”他打了個眼色,示

意村人緊圍著陶娥,不容她突圍。



? ? 陶娥突然哀聲∶“這位英雄,請救小女子,他們幾十個臭男人打我一個,根本就不

是好漢!”



? ? 吐掉“毋忘我”花朵的青年脫下頭上的草帽拿在手中,眾人看清楚他的面孔,他雖

清秀,但右頰就有一條半寸的疤痕!



? ? “打仗就有死人,怎能救?”他勒轉驢頭∶“笨驢走吧!”



? ? 楊村的人面色一寬,只等青年一走就廝殺!



? ? “人家占高,欲想過溪,豈不是送死!”青年望著陶村的人搖了搖頭。



? ? 突然,他右手揮出一條五尺長的繩,繩頭有個小鉤,繩似箭似的快,一鉤就釣著陶

娥的衣領。陶娥只覺得有股力將她淩空扯起,她的身子斜斜的越過楊村男丁的頭,將她

拋回陶村的人那邊。



? ? 這下子電光火石般快,楊家榮功力雖深,但仍猝不及防,眼白白讓陶娥脫了險。



? ? 他臉色由紅轉白,再由白轉紅。



? ? “對不起,我生平就是喜歡女人!”那青年一揚一收,收回繩子,而陶娥就栽進水

中,連仆帶爬的走回陶村陣內!



? ? 楊伯強怒喝∶“放箭,射死他們!”



? ? “停!”楊家榮大喝阻止∶“今天既然有好漢做架梁,我們就賞臉,退回村!”他

揚了揚手,眾丁壯就快速後撤。



? ? “爹,你怕什麽?”楊伯強有點不忿。



? ? “來人的武功甚高,你想村人再送命嗎?”楊家榮壓低嗓子∶“反正我們已擒得陶

虎次女,可以敲他們一大筆贖金,等這陌生人一走,再打陶村,要他們雞犬不留!”



? ? 楊伯強噤聲。楊村的人片刻退到草林內,再也不見影。



? ? 陶虎扶起濕身的陶娥,再向騎驢的青年下拜∶“多謝恩公,請到村內用過早飯再上

路好不好?”



? ? 青年怔了怔∶“對,在下也有點餓了。”



? ? 陶娥望了他笑了笑∶“請問恩公尊姓大名?”



? ? “我姓毋,名┅名忘我吧!”青年嘆了口氣。



? ? 陶娥再拜∶“多謝毋公子救命之恩!”



? ? 陶村的人簇擁著毋忘我,回到村內。



? ? 陶虎請青年毋忘我到村長的石屋,吩咐造飯,那青年被當上賓似的。



? ? 陶蛟對陶娥低聲∶“假如他肯幫我們,這仗一定嬴!”



? ? 毋忘我似乎滿腔心事,他只問道∶“這處是不是有個莫三先生,他住的雞公嶺在那

處呢?”



? ? 陶虎呆了呆∶“你要找莫三先生?”



? ? “對!我有非常重要的事!”青年毋忘我點了點頭。



? ? “從溪里越過楊村,往北走廿來里,那就是雞公嶺,不過┅路不好走,恐怕要等夜

間才可穿過楊村!”



? ? 陶虎吶吶的∶“到時,老夫給你引路!”他又咳了數聲。



? ? “好,走了一日一夜,很想躺一躺。”青年沒有再問下去∶“有張床就最舒適不過

了!”



? ? “先吃點東西吧!”這時,陶娥奉上白切雞及白米飯,那是村內最好的東西。



? ? 青年捧著碗狼吞虎咽,屋外陶村的小孩聞香味,只識淌口水,他們平時吃的只是白

粥!



? ? 青年吃光了雞和飯,就要睡了。陶娥望著他的身體,發出媚笑。



? ? 毋忘我睡得並不好,他似乎連連作惡夢。



? ?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開始暗下來。屋外突然多了個人,一個女人,也就是陶娥。



? ? 她走近床邊,慢慢的鬆開身上的藍長袍,衣服掉到地下,她裡面是什麽也沒有的!



? ? 她比陶珠更健美,她的乳房是竹筍型的,像兩隻肥肥白白的大白蘿蔔似的,乳尖及

乳暈是淡紅色的一小片,她的乳頭很小,且凹陷在乳暈內。



? ? 陶娥腰肢幼而長,小腹平坦,對下賁起的牝戶是粉紅色的,毛髮像倒三角型的一大

片。



? ? 她的腿比較短,沒有妹妹的修長,但不遜其美!



? ? 陶娥右足足踝上是綁了一條紅繩,上面系著兩個小銅鈴,她踩出一步,就有悅耳的

“叮噹”聲。



? ? 她敏捷的爬了上床,她壓在青年毋忘我身上,張開小嘴就去吻他。



? ? “唔┅唔┅”她的舌頭鑽進他的嘴裡,不斷的撩撥他的舌頭。她的手亦不放鬆,陶

娥一邊吻,一邊解開毋忘我的衣鈕、腰帶,跟著扯開了他的衣裳,一具結實的胸瞠露了

出來,她的手心輕搓著他的奶頭。



? ? 青年從夢中醒過來,他又像睡不清似的,讓陶娥壓著他狂吻。



? ? 她的口涎淌進他嘴內,她用自己的乳頭去揩青年的奶頭┅



? ? “唔┅你是誰?”毋忘我嗅到女體的香氣。



? ? “一個女人,你最喜歡的女人!”陶娥腰肢下擺動,她用自己毛茸茸的牝戶去磨他

的褲襠。



? ? 那話兒仍是軟軟的!



? ? “不┅我不能┅”毋忘我想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玉體,但又似乎捨不得似的。



? ? 他額上淌著汗。



? ? “不要動┅讓我來┅”陶娥柔聲∶“我的命是你的,我的身體也是你的!”她伸手

解他的褲帶┅



? ? “不!”毋忘我突然哭了出來似的∶“不成!”



? ? 陶娥的手已從他的褲襠伸進去,她摸著一根粗而長的玉莖,雖然那處並不昂起。她

的手再摸下,想搓那皮囊內的兩顆小卵。



? ? 就在這時,她顫了顫,臉上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你┅少了┅”



? ? 毋忘我原來少了一顆“春”!



? ? 男人本來有兩顆卵的,但,他就少了一粒!



? ? 她的手要耕田做粗活,雖然有點粗,但卻很溫柔,她摸在那“小皮囊”上,那裡明

顯是有疤痕,是利物刺穿的!



? ? “我曾是副將┅”毋忘我面上露出痛苦神情∶“在一次衝鋒時,馬跌進陷坑,裡面

有尖鉤┅”



? ? 陶娥用櫻唇再封著他的嘴∶“所以┅打仗┅討厭!”



? ? 她的手輕輕的掃著他的黑毛髮,摸著刀槍刺穿的陰囊∶“少了一顆小卵,應該不妨

事的!”



? ? 她的頭突然移到他小腹下,她的嘴張開,將那具軟綿綿的“傷雀”納進口裡。



? ? “啊!你┅”毋忘我的身子直挺挺的抖了抖。



? ? 她的舌頭撩撥過那紅通通的“雀頭”,她的口腔是濕而熱的,“燙”得那小傷雀很

舒服。她的奶子壓著他的“獨卵”,軟綿綿的。



? ? 陶娥吹了又吮,接著是用牙輕咬那“獨卵”,又去吻結了疤的傷口。



? ? “啊┅啊┅”他扯著她的秀髮,按著她的頭∶“不要┅不成的┅噢┅”



? ? “唔┅”陶娥含糊的應了一句,她感覺到那軟軟的玉莖挺了挺!



? ? “啊┅你┅”毋忘我喉嚨又發出呼聲,他的“傷雀”在她的呵護下,慢慢地向上昂

起頭了!



? ? 那根東西是粗大的,雖然,還不算堅挺。



? ? “讓我來!”陶娥握著他的“傷雀”,慢慢放進緊窄、濕潤的“雀巢”內!



? ? 那東西只得七成脹硬,很容易又滑了出來。不過,陶娥又將“雀”塞了進去。她伏

在他胸膛上,慢慢地郁動起來。



? ? “啊┅啊┅啊┅”他雙手摟著她光滑的背,那處像絲綢般滑。



? ? “噢┅哎┅”陶娥輕輕的呻吟起來,她腰肢在擺,在扭動∶“哎┅振作┅噢┅你可

以的!”



? ? 她的腰肢越扭越快!





《黃金毋忘我》(四)



? ? “不成┅不成啦!”他身子突然往上挺了挺,那東西流出了一些稀稀的熱流。那不

是噴射而出,而是慢慢的流。



? ? “真好,你丟了!”陶娥攬著他。



? ? 毋忘我滿臉脹紅,他吶吶的∶“這還不算是一個男人!我去找莫三,就是想要問問

他,有什麽醫治的方法!”



? ? 陶娥的面頰伏在他胸瞠上∶“一定可以醫的!”



? ? 他摸著她的秀髮∶“你┅你為什麽┅給我?”



? ? “我也需要男人!”陶娥幽幽的∶“第一日和楊村打仗,我那┅漢子就戰死了┅本

來┅我們選擇年底成親的!”



? ? “你們為什麽要打起來?”毋忘我撫摸著她的背脊。



? ? “那都是莫三先生,他有一日在溪里淘到金沙,就送一半給我們,一半給楊村┅”



? ? 陶娥將過程詳細的說出來,包括自己的妹妹陶珠被擒┅



? ? 毋忘我一邊聽一邊蹙眉。



? ? 太陽已經下山了,陶娥滑下床,揩了揩下體,再拾回長袍穿上∶“你多留幾天好不

好?”



? ? “不┅”毋忘我想了半晌∶“我要趁黑穿過楊村!”



? ? 陶娥眼眶一紅∶“你不想我?”



? ? 毋忘我沒有回答。



? ? 天黑下來,陶虎請毋忘我晚飯後,親自帶他到溪的上遊要帶他深入楊村。



? ? “你不必送了!”毋忘我戴上竹帽∶“有機會我必會回來!”他策驢渡溪┅



? ? 在楊村內,陶珠被綁在床上。她身無寸縷,像個大字似的攤開!她目光充滿怨毒,

但動也不能動。



? ? “哈┅”遠處傳來楊伯強的獰笑聲∶“弟弟,讓哥哥先樂,等捉到了陶家另一個女

娃,才給你玩。”



? ? 楊仲偕似乎反對∶“哥,這樣毀人名節,不大好吧,人家是處女嘛!”



? ? “哈┅五個時辰前還是,現在是老子的女人!我將她扣在這裡,玩她一年半載,

直將她的肚子弄大了,給我生個兒子後,再放她回陶村!”



? ? 楊伯強的說話,陶珠字字聽進耳里,她的熱淚淌了下來∶“天!我不要給這畜牲生

孩子!”



? ? 楊仲偕想拉住兄長,但給粗暴的推開∶“你守住入村通道,我要再打洞一次!”



? ? 把門推開,楊伯強進了房。他望著陶珠的裸體淫笑著∶“美人,我給你送好東西來

了!”



? ? 陶珠不願看他,閉上雙眼。



? ? 楊伯強手上是有瓶米酒的,他伏到她小腹上,將瓶塞拔開,“嘩啦,嘩啦”甜甜的

酒就倒向陶珠分開的牝戶。



? ? 那“小洞”怎能容下這麽多美酒,傾了不到半瓶已倒流出來,流到床上。



? ? 楊伯強一低頭,就用舌頭去喝她牝戶流出來的酒∶“香,好香!”



? ? 酒是辣的,牝戶內是嫩肉,當然灼得陶珠火燒般痛,她咬著下唇,忍著不吭一聲。



? ? 楊伯強大口大口的舐著∶“癢不癢?來,親個嘴!”



? ? 他將臭嘴去吻她,但換回來的是大罵∶“你這禽獸,殺了我吧!”



? ? 陶珠還向他面上吐口水,幾口涎沫噴到楊伯強眼、鼻上。



? ? “哈┅”他不怒反笑,還伸長舌頭去舐自己面上的口水∶“好香┅好香┅”



? ? 他一俯頭,就從她粉頸吻下去,他的須渣揩在她嬌嫩的肌膚上,又癢又痛,特別是

楊伯強用下巴去刮陶珠的乳暈、奶頭時,更令她難受。



? ? 她死忍,她蹙著肩,閉上眼。



? ? 楊伯強一手扭著她一邊的奶子,而大力的吮吸她另一邊的奶頭。他兩片厚唇將整團

乳暈及奶頭吸到嘴內,像嬰孩似的狼吞力吸!



? ? 陶珠強忍了一會,但他吸吮得越厲害,她的子宮亦收縮得越厲害。她手足被綁動彈

不得,她只覺下體分泌的淫汁越來越多。



? ? “不┅不能給這禽獸知道!”她想壓抑“情動”,但下體的“水”卻源源不絕。



? ? 幸而她下體都給酒弄得濕濕,連個大腿內側及屁股都是,他亦不察覺。



? ? 楊伯強是急性子,他舐得兩舐陶珠,自己的褲襠已發硬隆起。



? ? “你還嘴硬?等一會就要你求饒!”他三扒兩撥就脫去褲子。



? ? 那根醜陋的紫紅肉莖,又呈現在陶珠眼底,她眼角流出淚珠。



? ? 楊伯強一把壓著她,今回是輕車熟路,她牝戶內外都是濕的,他很輕易就直挺到底

了。



? ? “哇┅窄┅夠緊┅”楊伯強迷糊的叫了幾聲,他開始狂起來!



? ? 他大力的抽插∶“插死你┅搗死你┅”



? ? 陶珠嘴張開,她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



? ? 他像狂牛一樣,連連的挺了廿多下!有幾下,他的肉棍刺中她的花心,一陣陣趐麻

令陶珠不自覺的顫了顫!



? ? “你過癮啦?哈┅有高潮了?”楊伯強狂笑,又多挺幾下!



? ? 陶珠手足雖被綁,但“高潮”是她從少女變成少婦後初次享受到的,她臉頰一紅,

用牙咬著下唇,不發一言。



? ? 楊伯強再刺多卅餘下,只覺一陣甜暢,他打了個冷顫∶“呀!丟啦┅丟啦┅又撐不

住┅唉┅”



? ? 他怪叫聲中,一陣陣的白槳,噴向她的子宮。



? ? 陶珠多麽希望“對方”多插她幾十下,但,想到壓在自己身上力是殺了陶村不少村

民的惡魔時,她呶嘴冷冷的∶“就算給你這畜牲姦淫,你又有多少能耐?幾十下就沒有

了,膿包!”



? ? 楊伯強頹然的翻身,他雖然魯莽,但畢竟是農民出身,還有點憨直∶“好┅我下次

一定給你好看!”



? ? 他迅速的穿回褲子,走出密室∶“楊光┅”他一路行一邊叫。



? ? 陶朱印一印自己下體,覺得那裡又黏又濕,她又冒出淚珠來∶“不要┅千萬不要走

了一個孽種進去!”



? ? 楊伯強找的楊光,是村內的一個懂醫理的老頭,他要求他的事是拿春藥。



? ? 男人最傷自尊的,是被女方笑他床上不濟事!



? ? 楊伯強拿到一樽春藥。



? ? “世侄,這藥丸霸道得很,每次吃一丸就夠了,不要多吃,免傷身呀!”楊光再三

叮囑。



? ? “我知啦!”楊百強先吞了一丸。



? ? 片刻之間,他只覺丹田像火燒一樣!



? ? “哈┅等一會,我要那婆娘在我‘金槍’下求饒!”他大踏步又返回密室。



? ? 楊家榮有心縱子行淫、而楊仲偕就在村前巡視,楊伯強得以為所欲為!



? ? 他走回密室前,又多吞了一丸∶“這下子要你典床典席,死去活來!”



? ? 陶珠再見到楊伯強,禁不住嚇了一跳!



? ? 他面如火紅,雙目紅筋暴現,一看就知是食過葯似的。



? ? “你┅你┅你做什麽?”陶珠吃驚的問。



? ? “要你死!”楊伯強獰笑,他忍不住從懷裡掏出那瓶春藥來∶“這小丸,一顆要你

捱一個時辰的肉棍!”他又倒多一顆出來,故意在她面前揚了揚,然後吞進肚內。



? ? 楊伯強的面更紅了,他露出肉棍,跪在陶珠面上∶“你怕不怕?這東西一硬了,你

就有得好受!”



? ? 陶珠只嗅到他“棍頭”一陣酒味及藥味,她閉目不看。



? ? 楊伯強捉狹的將自已的肉棍在她粉臉上亂揩一陣子,又用半硬半軟的肉棍篤她的奶

頭。



? ? 他的肉棍開始發硬了,楊伯強吃了這麽多春藥,只覺那話兒有點麻木。



? ? 他用手指挖了挖陶珠的下陰,那裡仍是濕濕的根本未乾過。



? ? “要你知道楊家村的利害!”他壓了下去,握著肉棍,就朝洞口一挺!



? ? “喔!”陶珠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 ? 他的東西在服藥後,似乎變得更熱更粗長,楊伯強又毫不憐香惜玉∶“你怕了?為

什麽不求饒?你求饒呀!”



? ? 陶珠仍是咬著下唇,不發一言。



? ? “好,就要你試試大棒子!”他開始粗暴的“抽拉”,那真是要陶珠的命!



? ? 楊伯強食了葯,下體幾乎麻木了,每下出入都是大力的。因為龜頭沒有感覺,所以

能夠維持一段長時間的衝刺。



? ? “死未┅哈┅”楊伯強很得意∶“這次一定要你皮開肉綻!”



? ? 陶珠想忍住不叫的,但當捱了三百多下後,她的牝戶像有火燒一樣,她無法不呻吟

了∶“哎喲┅呀┅哎喲┅”



? ? 她痛苦的叫聲,換來楊伯強更加興奮。



? ? “你叫,叫大聲一點!哈┅叫好哥哥饒了我,叫!”他一邊喝,一邊用手扭著她的

乳房,那些指甲將那對白白的奶子摺得一道道的血痕!



? ? “哎喲┅”陶珠的呻吟變為慘叫了!



? ? 楊伯強已經像瘋了一樣,他身子越動越快,他已經進入昏迷狀態了!



? ? 陶珠終於忍不住了∶“求求你┅輕點┅哎喲┅”



? ? 楊伯強已聽不到,他只是獰笑∶“死未┅死未┅啊!”



? ? 突然,他口鼻噴血,身子往前一仆,就趴在陶珠身上,他下體精液如泉的噴出┅

? ?

? ?? ???

《黃金毋忘我》(五)



? ? 楊伯強是中了馬上風,他雖然年青力壯,但一天連開三,又再服了春藥,就是鐵打

的,也像塊鐵燒到最紅,終於裂開!



? ? 他死在陶珠的肚皮上!



? ? 陶珠嚇得狂叫∶“救命,有人死了!”



? ? 楊伯強的面伏在她乳房上,抽搐了片刻就動也不動。



? ? 楊家村這時卻響起急密的鑼聲∶“有人從陶村偷入來了!”



? ? “當、當、當”鑼聲將陶珠的狂叫掩蓋下去。



? ? 楊家榮帶同手下舉起燈籠趕去增援。



? ? 他巾到楊仲偕∶“快去救你大哥,不要再攪那個女的了,辦正事要緊!”



? ? 楊仲偕急忙走去密室,他越近就聽到陶珠的厲叫∶“救命!”



? ? 他踢開房門,亦呆住了!



? ? “大哥!”他哭叫出來!楊伯強已經屎、尿噴了出來,身子臭得很!



? ? “他吃了葯┅”陶珠哀叫∶“他死了!”



? ? 楊仲偕摸了摸兄長,已經停止了呼吸。



? ? 他抽出長劍,挑斷綁著陶珠手足的牛筋┅



? ? “你快穿回衣服,我叫阿爹來!”楊仲偕不敢正視她的裸體。



? ? 陶珠搓揉了手足被綁的血痕,她爬下床,雙足已發軟跪倒,她想走,但下體有如刀

割,根本連立足都不牢。



? ? 她飛快的抓到可穿的,也不管是楊伯強的衣物,就穿到身上┅





? ? 毋忘我騎著驢子,穿過楊家村兩處寨柵就被發現。楊村的人知道毋忘我武藝高強,

只敢遠遠的望著,一味鳴鑼找增援。



? ? 楊家榮再碰見毋忘我。



? ? “楊村長,我這次來,是找你談生意的!”毋忘我又恢復了嬉皮笑臉。



? ? “是什麽生意?”楊家榮拉長了臉。



? ? “我可以將陶村的每個通道、防守、分佈畫出來,然後帶你們去進攻!”毋忘我仍

是笑嘻嘻。



? ? 楊家榮怔了怔∶“你願意幫我?條件呢?”



? ? “金子,我要溪里淘到的金子!無論淘出來多少,我都要分四成!”毋忘我舉起四

只手指。



? ? “你知道黃金的事了?”楊家榮獰笑道∶“生意不是三言兩語可決定的,你肯蒙上

眼,我就帶你入楊村談談生意。”



? ? 毋忘我很爽快∶“好,我就用自己的腰帶。”他真的替自己蒙上眼。



? ? 楊村有人示意楊家榮∶“趁這時機殺了毋忘我!”但楊家榮搖頭∶“這劍客一人可

抵敵廿、卅人,對我們有利!”



? ? 毋忘我的耳朵很靈,楊家村的人雖低聲談話,但他都字字聽得清清楚楚∶“好了,

假如不是要殺我,就替我牽驢吧!”



? ? 楊家榮狂笑∶“替好漢牽驢,我們回村!”



? ? 他們慢慢繞過山谷,這時,村內有人迎上,他扯開楊家榮∶“老爺,不好了,大少

爺死了!”



? ? 楊家榮的面色大變∶“伯強┅幹嗎┅會死的?



? ? “是那個女人┅”奔來的村人氣喘喘∶“大少爺要‘搗’死她┅所以┅他多吃了春

葯!”



? ? “真是禍水,你吩咐二少爺看緊那女的,我回來再處置┅”楊家榮雙眉緊鎖。



? ? 這次,因為離得比較遠,毋忘我只聽到楊伯強的死訊,後邊的就聽不清楚。



? ? 楊家榮雖然痛心,但在外人前他仍是盛怒不形於色。



? ? 走了半個時辰,終回到楊村的大祠堂,毋忘我才可以解下蒙眼的布。



? ? “這位英雄請上座,講問貴姓?”楊家榮將族中的要員都集中在祠堂內,一字排開

就三、四十人。



? ? “我姓毛,名字已忘記了,就叫忘我吧!”毋忘我小心視察四面形勢。



? ? “慚愧得很┅”楊家榮很乾脆∶“雖然說前面的溪水有金砂,但┅我們未消滅陶村

前,我們始終無法開採!毛英雄,你可以提提什麽條件?大家可以合作消滅陶虎這夥人

呢?”



? ? 毋忘我正色∶“沒有金子,我就要上路啦,這場仗,你們自己打罷!”



? ? 楊家榮苦笑∶“在下一向希望毛英雄過路的,不知幾時走呢?”



? ? “遠道來都是客,晚上在這裡住一兩宵可不可以?”毋忘我又嘻皮笑臉∶“不過,

我不會白住的,我有金子!”



? ? 他從懷中掏出一塊粗糙的黃金來。



? ? 楊家榮面色陡變∶“這和莫三先生髮現的金是一模一樣的?”



? ? “沒有錯,這是陶村引溪水入村後篩出的┅”毋忘我撒謊∶“他們似乎比你們先了

一步,這塊金,是答謝我救了他們的女公子的!”



? ? 楊家村的人交頭接耳起來。



? ? 楊家榮拍了拍桌子∶“好,我們願付黃金,不過┅”他指了指毋忘我∶“你現在就

帶隊夜襲陶村!”



? ? 毋忘我搖了搖頭∶“我要收的是黃澄澄的現成金子,那邊付不出,我才跑到這邊來

的!”



? ? “陶村的人和我商議,願付我一百兩的,但┅這數目太少,所以┅你們楊家嘛┅”



? ? 楊家榮跟珠一轉∶“我們付你二百兩黃金!”



? ? 毋忘我大叫∶“好,你們去預備,我在這休息,最好找個女的來陪我,等黃金收到

了,天微明時就進攻!”



? ? 楊家榮狂笑∶“好,我們張羅黃金、女人,你可在房內玩個通宵,直到天明!”



? ? 楊家榮送了毋忘我進祠堂旁的小屋,四周派了廿多人把守。



? ? 他又叫一個叫楊林的族人說∶“你兒子戰死了,就將媳婦給這個外人打種,生下一

子半女,總算有人續後呀!”



? ? 那個楊林嘀咕了幾聲,似乎答應。



? ? 毋忘我在屋內不斷的踱步,似乎有很多心事。



? ? 楊家榮一離祠堂就趕到楊伯強的密室。



? ? 陶珠蜷曲在地。



? ? 楊伯強的屍身仍趴在床上,他下體是“金槍不倒”,楊家榮老淚縱橫∶“你┅你真

是┅”



? ? 他驗過屍┅



? ? “年紀輕輕就中馬上風,都是你害的!”他五指如鉤,就抓向陶珠的天靈蓋∶“你

這不祥人!”



? ? 楊仲偕想助阻的∶“爹,不關她的事!”



? ? 但楊家榮怒從心起,又怎會聽人勸∶“你和我兒子一起埋葬吧!”



? ? 陶珠手腳仍乏力,她伸手欲招架,但楊家榮功力比她好,他一撥,就拍下她的天靈

蓋!



? ? 這招“張飛打蟻”力逾百斤,陶珠腦頂捱了一掌,“拍”的一聲腦骨破裂,即時死

亡!



? ? “替她穿上新娘裙褂,就和伯強合葬,算她有福氣,終算入了我們楊家的門!”



? ? 楊家榮殺了陶珠後氣稍平∶“明天就進攻陶村,有高手開路,相信這仗會好打!”



? ? 他臉上又露出和顏悅色∶“仲偕,你兄長同‘大嫂’(指陶珠)的葬禮,就由你和

三叔等安排,我們攻陷陶村後,就替他倆風光大葬!”



? ? 楊家村的人在張羅金子時,而一個女子送進毋忘我的房,這是楊林用十兩銀,從外

地買回來的媳婦,屋內燭光甚亮。



? ? 這個女人叫白萍,本是個娼妓,楊林的兒子用一兩金子替她贖身,帶她回村,就是

貪她的床上功夫,準備生兒子的。但白萍老是要做愛,楊林的兒子被掏虛了,一上陣就

戰死!



? ? 白萍不過廿三歲,怎能守寡?她被送去服侍毋忘我,正是求之不得。



? ? 她站在他面前,慢慢脫下身上的裙子,一具成熟的胴體呈現在毋忘我眼前。



? ? 她的肌肉有點松,身段亦有些肥,有少許肚腩凸了出來。但她雙乳是大而圓的,乳

暈奶頭是淺啡色的一片,兩隻奶子連藍色的靜脈都可看得清楚。



? ? 她三角地帶的毛不及她腋下的黑毛多,但亦很茂盛,就像一個倒三角形一樣,那牝

戶的兩扇皮亦是淡啡色的。



? ? 白萍斜斜的擺了擺她白白修長的大腿,帶點忸怩∶“好漢,奴婢是來服侍你的!”



? ? 她身子軟軟的一靠,就偎向他的胸膛上,柔柔的手掃向他的胸,粉臉仰起,那紅唇

那微凸的舌頭不斷的舐著嘴角,似乎要毋忘我吻她。



? ? “哈┅好┅”毋忘我低頭,輕咬著她的嘴唇,彎腰就抱起她走向床沿。



? ? “唔┅噢!”白萍喉中發出蝕骨銷魂的哼叫。



? ? 他將她放落床上時,白萍故意挺起腰肢,將屁股屹高,又?起一條粉腿。那牝戶賁

起微微的張開,兩扇皮沾著露水,看起來已經濕潤。



? ? “唔┅我要┅”



? ? 毋忘我扯脫自己的上衣,露出結實的胸膛,然後伏了下去。他用自己胸口的毛毛去

擦白萍的奶頭。



? ? 那毛雖然得幾根,但揩在她的奶頭上時,又酸又麻,毋忘我的胸膛磨得兩磨,白萍

已忍不住哼了起來∶“哎┅哎┅你┅真會整人┅噢┅啊┅”



? ? 她雙腿一夾,夾著他的腰,牝戶就不斷擺來擺去,去擦他的肉棒兒。



? ? “叫大聲一點┅”毋忘我低頭咬著她的耳珠,又用舌頭舐她的耳背∶“我要令外邊

的男人興奮!”



? ? 白萍呶了呶小嘴∶“我大聲的叫┅那全村的人豈不當我是淫娃,不┅看你┅”



? ? 她察覺得到,他下體的肉棍仍是軟綿綿的。? ?? ???





《黃金毋忘我》(六)



? ? 毋忘我的褲子未脫,一個少了一粒睾丸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在一天內梅開二度。但

他為什麽又要攪得白萍慾火高漲呢?



? ? “你大聲叫,我才興奮嘛!”他的嘴從她耳珠移到她的奶子上,一含,就將一顆有

紅棗大的奶頭塞進嘴內,他除了大力的啜之外,又用舌頭去撩她的乳頭。



? ? “你┅浪不浪?”他含糊的吐出幾個字。



? ? “唉┅啊┅我浪┅哎┅你┅不要咬┅啊┅噢┅”白萍開始發姣,聲音亦提高了。



? ? 她雙手伸到他的褲襠下,想去握握他軟軟的肉棍。但毋忘我這時亦扭動屁股,他一

任肉棍在她牝戶上揩,但就不除褲。



? ? 白萍的牝戶流出白涎來,那些黏液弄濕了洞口的毛毛。



? ? 她動情,腋下就多了股“騷”味,腋毛多的女人,就有騷味!



? ? “你┅快點給我┅”她伸手去扯他的褲帶。



? ? “我還起不了頭┅”毋忘我大力的搓著她的乳房,那雖然不及陶娥的有彈性,但大

而軟,恰似一團麵粉似的,又非陶娥可及。



? ? 他大力的扭,乳房出現淡紅的指印。



? ? “你來嘛!”白萍終於握著那半軟半硬的肉棍了,她很快就察覺他有異!



? ? “你┅你怎麽少了一顆卵┅你┅你是太監?”白萍杏眼圓睜,她想叫時,毋忘我的

指頭更快,他一點就點中了她的昏穴。



? ? “下一步該怎做呢?”他躺在暈了的白萍身旁。



? ? 屋外楊家的壯丁,斷斷續續聽到房內的淫聲浪語,有些忍不住伸手到褲襠內,用手

指替自己硬起來的東西搓按起來。



? ? 廿多人中,有近十個在替自己“自瀆”。



? ? 毋忘我又解開了白萍的暈穴,他掩著她的口∶“聽我的話,不然,我手指一動就可

殺你!”



? ? 領教過一次後,白萍驚惶地點了點頭∶“你┅你想怎樣?”



? ? “楊家能打的,是不是都派來守在屋外?”毋忘我低聲問。



? ? 白萍惶恐的點了點頭。



? ? “我要你大聲發出叫床聲,令他們一齊手淫!”毋忘我狡滑的笑了笑∶“我要令你

欲仙欲死!”



? ? 他突然扒開她的大腿,將那紅啡色的牝戶再弄開,跟著低頭,伸出舌頭就舐┅



? ? “呀┅啊┅啊┅”白萍被他的舌頭一卷一撩,忍不住抖顫大叫起來。



? ? 毋忘我的舌頭插得又深,撩得又密,白萍雙腿大力的夾住他的頭,大聲呻吟∶“哎

呀┅你不要┅唉┅弄死人了┅”



? ? 守在屋外的都是青年,他們血氣方剛,聽到白萍的浪叫,有人忍不住爬近窗口,用

手指戮穿紗窗觀看。



? ? “嘩,那劍客舐她的‘盤子’┅”伏在窗口的楊村青壯有近十二、三個∶“嘩,楊

林的媳婦真的很騷┅”



? ? 本來在手淫的壯丁,搓自己的褲襠更急了。



? ? “媽呀┅真的┅給我玩一次┅我死也值得!”



? ? “啊┅不好┅一手都是!”



? ? “喂,你弄汙我的鞋啦!”



? ? 楊村的青壯中,有七、八個“玩”得兩“玩”就嘔白泡!



? ? 毋忘我是知道有人在偷窺的,他的頭擺來擺去,舐得更落力,這更弄得白萍死去活

來。



? ? 她有了一次高潮,牝戶內的淫汁流濕了她的屁股,她扯著毋忘我的頭髮∶“啊┅我

死了┅死啦┅我尿了┅要尿了┅”



? ? 她的陰精直噴,射濕他的下巴。



? ? 楊村的青年,有人已第二次用“五姑娘”替自已出火了。



? ? 守衙的廿多人,全部做了瞥伯,看毋忘我表現舐功┅



? ? 在祠堂內,楊家榮正張羅著金子。村中比較富有的,奉命交出金手鐲、金戒指、金

元寶┅



? ? 楊仲偕有點不以為然∶“爹,這人來路不明,我們真的要將半條村的財富給他?”



? ? 楊家榮獰笑∶“不!能帶走這些金子的,只會是個死人!”他將眼咪成一條線∶



? ? “我們假意付給他,然後要他向陶村街鋒陷陣,他殺得筋疲力倦時,我就在後插他

一刀!他武功不錯,但人終有力竭之時呀!”



? ? 楊家榮籌了半個時辰,終於籌足黃金了。



? ? 而在小屋那邊,毋忘我弄到白萍如癡如醉時,又點了她的昏穴。



? ? 屋外的楊村青年有的已弄了自己兩次,而腿也有點酸軟了。



? ? “噢┅還沒有來真的,楊林的媳婦就欲仙欲死了!”眾青年紛紛爬離窗口。



? ? 毋忘我在屋內穿回上衣,他大吼大叫∶“不成,不成,楊家的女人太不濟事了!”

他推門而出,對那群泄了火的楊家村民咆哮∶“有沒有另外一個女的?你們不是抓了一

值陶村的女郎嗎?換來試試!”



? ? 他的吼叫聲自然引來了楊家榮,而楊村的丁壯亦有向他報告∶“那不明來路的劍客

搞了一會,弄暈了楊林的媳婦,他床上的功夫真利害!”



? ? 楊家榮陪著笑面∶“山野村姑,未能好好的服侍英雄,請原諒!”



? ? “那你們抓了的陶姓村女呢?”毋忘我一面紅光∶“將她給我泄火!”



? ? 楊家榮的臉色變了變∶“好漢,我們抓了姓陶一個女的,但她┅自殺死了!”



? ? 毋忘我怔了怔∶“死了?”



? ? “是,屍體就停在那邊茅房,請過來一看!”楊家榮作出姿勢。



? ? 陶珠的屍位就躺在木板上,她面上已出現屍斑,身上穿著紅色的新娘裙褂。



? ? 毋忘我看看陶珠的面,心裡已有決定。



? ? “這女的額頭皺了,分明是被人擊碎天靈蓋死的,看她的模樣,生得和陶娥描述的

差不多,也許,她是不甘受辱被殺的!”毋忘我只看外表,並不知死屍下體紅腫。



? ? “我們很敬重烈女!”楊家榮裝出嚴肅神情∶“所以決定招她做媳婦!”



? ? 毋忘我再看了陶珠的面孔一眼∶“太可惜了,這樣,就無得玩啦!”



? ? 楊家榮皮笑肉不笑的∶“好漢,金子已預備好了,請到祠堂過目,然後┅”



? ? 毋忘我咬了咬下唇∶“好,今宵來個了斷!”



? ? 兩百兩黃金,一共是四百多件金飾。



? ? 毋忘我看了又看,點了又點。



? ? “好漢,你現在要拿走┅還是打完仗回來再拿?”楊家榮乾笑兩聲。



? ? “先放在這裡,我取幾兩傍身就可以了!”毋忘我拿了一大一細金元寶塞在懷裡∶

“好,剛才圍在小屋的男丁可以跟我去突襲!”



? ? “好,快人快語!”楊家榮叫那些男丁披藤甲、帶刀槍。



? ? 毋忘我除了自己的繩鞭外,也借了口大刀∶“好,我們就開到溪畔!”



? ? 他拿出懷中的一幅羊皮,低聲說∶“陶村方面,較弱的是西北方!”



? ? “那裡只有一個寨柵,得兩人守望,過了寨柵,就是一片竹林,竹林後是度崖壁,

高約三丈,從這裡縱繩下去,就是陶村心臟。”



? ? 楊家榮看著地圖,不住的點頭∶“對,我怎麽想不到這裡是缺陷呢?”



? ? 毋忘我又指著地圖∶“陶村的重守據點都集中在正西及西南方,特別是正面,設了

不少機關,要打,一定要從西北!”



? ? 楊家榮點頭∶“好,就請壯丁打前鋒,我帶領全村的人從後接應!”



? ? 毋忘我和楊家榮再出祠堂前,那裡已經聚集五、六十眾。



? ? 天已經微明了。



? ? 楊家榮拉著毋忘我的手,向各人講話∶“今次攻陷了陶村,金礦就是我們的,陶村

的女人也是我們的。”



? ? “毛好漢打前鋒,一定無堅不摧,記住,攻平陶村後,先搶女人,後搶金子!”



? ? 楊村的男丁轟然叫好!



? ? 毋忘我望著那些眼有血絲、一面狠戾的青年,彷佛自己在戰場上一樣。他把手揚了

揚∶“出發!”



? ? 廿多個楊村男丁,拿了武器,跟在他身後,他們悄悄的朝著西北前進。



? ? 楊家榮亦安排村中防務。



? ? “我們空營而出,一旦陶村的人反攻摸過來,我們一定回救不及!”



? ? “所以,老弱的都要出動,全部在正面峭石後布防!”



? ? “我兒仲偕負責正面防務,大家多用弓箭,多置擂木、大石,假如陶村敢來攻,一

定要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 ? 楊家榮亦很謹慎∶“我出攻後,全村緊密圍柵,有重要事嗚鑼放炮竹警告!”



? ? 他望著遠遠的西北方∶“我帶的四十人,現在出發!”



? ? 在小屋內,被點了暈穴的白萍這時悠然轉醒,她被點了暈穴,過了若干時侯,血氣

會將穴道沖開,人自然醒了!



? ? 她望望屋內,飛快的穿回衣服。



? ? 白萍打開小屋門,一個人也不見,她厲聲叫起來∶“楊村長,不好,這個毋忘我可

能有詐呀!楊村長┅”



? ? 她向祠堂跌跌撞撞的走∶“小心!”





《黃金毋忘我》(七)



? ? 楊家榮正想出發,聽到白萍的呼叫,怔了怔∶“什麽事?”



? ? “這個姓毋的,根本就不能┅”白萍面色一紅∶“他少了一顆卵子,根本就不能人

道!”



? ? 楊家榮呆了呆∶“他可能使奸,弊!我村廿人有危險!”



? ? 他用足中氣∶“立刻追截他們,我們中計了,追┅”



? ? 毋忘我領著楊村的人,這時已來到峭壁前。



? ? 他用繩抓著樹榦∶“大家下去!”



? ? “逢!逢!”天空亮起火箭。



? ? “不好!村中有事,村長叫我們退!”幾個楊村的精壯停了下來。



? ? “不!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毋忘我亮出長劍∶“大家沖,退者斬!”他換了

副嘴面,威嚴而冷峻。



? ? “村長叫我們退,就退!”一個高大的楊村青年橫刀胸前∶“你始終是外人,我不

能聽你的!”



? ? “楊村長委了我做領軍,你就要聽我的!”毋忘我揮劍朴前,一招“長虹貫日”就

刺!



? ? 那楊村青年慌忙用刀來格,但毋忘我這招使到一半,突然改變招式,改為“誇父拔

林”,刀尖斜斜的挑起。



? ? 他的劍快,楊村其他的人想攔截已經來不及,“波!”的一聲,毋忘我的劍刺中高

大的楊村青年前額。



? ? “哎喲!”那青年慘叫一聲,額前多了個血洞,即時倒斃。



? ? 其他楊村青年紛紛揚出刀槍,要為死者報仇∶“你敢殺人立威?”



? ? “我有什麽不敢?”毋忘我獰笑∶“我上陣作戰,數十仗不死,還會怕你們這些鳥

合之眾?”



? ? 他橫劍指著眾人∶“是丈夫的跟我沖,不然把你們殺光,因為你們都不是男人!”



? ? 楊村的一個青年頂嘴∶“行!你打前鋒,殺入陶村,我們跟在後!”



? ? “好!”毋忘我拉著繩,縱身下了峭壁。



? ? 楊村青年們打了個眼色∶“他殺入陶村之後,我們遠遠圍觀,看他怎死,假如他殺

開一條血路,我們就趁火打劫,搶女的,燒房子!”



? ? 他們雖沒有說出口,彼此在目光中,似都心意相通。



? ? 陶村的哨崗上,真的只有兩個人守衛。



? ? 毋忘我 起,“死!”他利劍揮動,陶村兩個半打瞌睡的農民,頭顱就與身體分了

家,他們連哼也沒哼得出。



? ? 毋忘我血紅雙眼∶“還不上!”



? ? “點火!”毋忘我大喝。



? ? 楊村的壯丁這時不敢不從,很快就有人就擦著火石,燒著竹搭的哨崗。



? ? “前邊就是陶村的村尾,殺入去!”毋忘我揮了揮劍!



? ? “殺呀!”他大喝數聲,楊村的人已騎上虎背,只好掄刀槍,放火。



? ? 陶村的人紛紛衝出屋,數十人就纏鬥在一起┅



? ? 火光衝天中,毋忘我運起輕功,三幾個縱落,就撲向陶娥的住所去。



? ? 陶虎和陶蛟等和入侵的楊村青年打殺起來,那些楊姓青年,不久之前剛剛偷窺白萍

的“床上戲”,有些連連手淫,這時已經“腳軟”,成為陶村刀槍下的新鬼。



? ? “哎喲!”的慘叫聲中,已有八、九個楊村的倒地身亡。



? ? 但陶村那邊,亦有三、四個老弱遇害。



? ? “圍著他們!”陶虎大叫,他叫得兩叫,又咳杖起來。



? ? “中計啦!”楊村青年有大叫∶“那姓毛的跑了,我們快突圍!”



? ? 陶虎呆了呆∶“是毋忘我領他們殺過來?”



? ? 這時,陶村前的房舍起火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