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多年前的一个回忆】(01)【作者:铁鸣233】
【多年前的一个回忆】(01)【作者:铁鸣233】
字数:62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二十多年前,我读大学四年级,那年春天有一次从校外回来,内急,窜进离校门口不远的一栋楼房里找厕所。

  进去才发现是教工宿舍楼,楼梯间有煤球,楼道上有煤炉。我进了厕所猛然发现没有小便池,只有一排大便坑。我还以为进错了厕所,吓得赶紧想跑出去,却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方便完了出来,在外面盥洗室的水龙头下洗手。

  我这才确定没有走错,进了边坑关了门。我只是小便,本来完事就走,就啥事没有了。

  可是这时又来了一个人,虽然声音不大,但我感觉声音不像男的,非常诧异。于是我出来到盥洗室,慢慢洗手洗脸,等了一会儿,那人出来了,我用眼睛的余光就可以发现,那果然是女生,但不像女学生,感觉比女学生年纪大些,但大不了多少。她很快洗完了手就走了,我只看见了一个披着长头发的背影。

  我非常惊讶,转回去仔细观察厕所,这才发现这个厕所中间的挡板多钉了一截,左边门上写着女,右边男,字不大,字迹有些模糊,刚才我急匆匆走进去,居然没看见。

  我的心登时突突乱跳,因为我刚才进的是最右边的男厕,那多钉的一截并没有到底,距离地面至少有5厘米(也可能是8-10厘米)。我连忙进去,关进了门,
假装大便,用力趴下去,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女生的那三个蹲位。

  那时我还没有女朋友,平常基本是靠手淫解决性欲,除了看过一些图片和录像,成年女性的生殖器官还真没有见过。

  我躲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很害怕,但非常想偷窥,等了许久,脚脖子都疼了,才等来了一个女士,和我隔着一个蹲位,等听见哗哗水声我才敢蹲下去看,这才看见女人的光屁股,很白很圆,中间好像有些黑黑的,不怎么清楚,因为我不敢完全趴下去。

  就是看见了这么一点,也不知道她长相是否年轻,也让我激动得不行了,不顾腿脚酸麻,一边看着她的白屁股一边摸着鸡鸡,很快就要射了。

  但我害怕她有所觉察,不敢用力撸,只是攥住慢慢套弄,等她洗完走了,我才发射,力量很大,射在门上都能听见响声。

  那里没有卫生纸,我也没带,害怕被发现,只好用手帕擦干净,丢在大便坑里。

  这时我只想开溜,但腿脚麻了,在里面半蹲着许久才恢复,出了那楼,骑上自行车赶紧走,非常慌张,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

  后来我每星期都去那里偷窥几次,胆子越来越大,嫌蹲在男生那边看不清楚,就蹲在女生中间那个,不管她上哪一个,我都能看见。

  我虽然胆大了一些,但依然很紧张,用手整个包住鸡鸡向上托着,生怕被女士发现。但她们好像完全没有戒心,总是匆匆跑来,匆匆离开。我不仅看见了她们的屁股,而且她们毛茸茸的阴部也看得很清楚,看见便液从里面哗哗地流出来,不手淫也想射精。我喜欢看她们小便,但她们有时候来大便,我觉得有些恶心,气味也难闻。

  那时年轻精力旺盛,有时在那里折腾3、4次才走,当时觉得浑身乏力,但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又想去偷窥手淫。但我不敢天天去,怕被人当流氓抓住。每次完事手淫后,都说下次不再来了,很可耻,也比较恶心,毕竟女生到那里不是小便就是大便,只能看见屁股大腿和阴部,没法也不敢同时看见她的脸。

  有一回大概是五月下旬吧,偷窥了快两个月了,我看了一个女生的屁股和阴部,手淫完了准备走,在水龙头下洗手。那时我好像得了洁癖,总是爱洗手,要慢慢洗得干干净净才好。

  这时来了一位女士,我正好出去她进来,我看见她长得面目清秀,长发披肩身材很好,看上去不到30岁但应该快30岁了。

  我忽然想偷窥她,便先跑出去,咚咚地故意踩响楼道和楼梯,然后见四下无人又悄悄溜回来,大着胆子钻进她旁边的蹲位。

  她的动作比较慢,小便完了慢慢擦拭,我就看见了她的屁股和阴部。她的屁股很白很丰满,但没有赘肉,很漂亮,她的阴部也很干净,阴毛不是特别多,由于靠得近,她的阴唇阴蒂我都看见了,回想刚才看见她的身材和面容,真实激动得不行,用手一撸就忍不住射了,心脏怦怦乱跳,但舒服极了。

  我等她走了,才慢慢出来,感觉很惬意,还哼着小曲,不料刚想打开水龙头洗手,她却站在门口盯着我,我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心脏怦怦乱跳,想要夺路而逃,但腿脚已经软麻了,别说跑,连走都困难,只好勉强抑制住浑身颤抖,打开水龙头洗手,心里非常后悔,同时希望她赶紧走,我这辈子再也不来了。

  但她没有走开,而是朝我走来,站在我的身旁,一脸严肃和恼怒,问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个系的,哪一级?」

  我呆呆地不说话,只听见水龙头的水哗哗地响。

  她上前一把关了水龙头,又恶狠狠地问了一遍。

  我只想跑,但腿太软跑不掉,用手扶着水泥水池才勉强站好,要不是刚才才小过便,此刻肯定吓得要尿裤子了。

  我后悔得要命,不说话,看着门外发呆。

  她生气地说:「你别想跑。你要是跑得话,我就叫人,把你抓起来送到学校保安那里,你明天就要被开除。」

  我只好求饶,但嘴唇哆嗦了几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争气的眼泪却掉下来了。我只好低着头,心想这下完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毕业了,想不到出这么件事,要是给娘老子知道,真要羞死了,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好学生。

  她骂了我几句,但声音并不大。这时有人来了,她便叫我跟她走。我哪敢不从,哆哆嗦嗦跟在她身后,进了她的宿舍。她关上门后,坐下来训了我一通,叫我今后再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要是被别人抓住送到学校保安,真是要被开除的。然后她说我可以走了。

  我开门扭头就跑,一句感谢的话都没说,越跑越快跑到楼下,骑上车子就走。我后怕了好几天,恍恍惚惚的总是害怕,半夜睡觉都被吓醒了,一声大汗,半天都在后悔,然后发现自己没有被学校开除,感觉实在太幸运了。

  后面的一个多星期,我没敢再去,都不敢靠近那座楼,出校都是走另外一个门,生怕再撞见她,也怕她告诉别人,别人想起来把我抓去学校那就惨了。
  有一天傍晚吃完了饭。我在校园里的水塘边坐着抽烟,想起那件事,依然心有余悸。那时距离毕业不到一个月了,我想想大学四年浑浑噩噩的,不知想哭还是想笑,也不知今后该干些什么。

  正在那里发呆,忽然看见有个女生朝我走来,我吓了一跳,因为她就是那天在宿舍楼遇见的。

  我起身想跑,但她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了。

  我十分尴尬,不知叫她什么,也不知跟她怎么说。她望望我,一脸严肃地说:「果然是你啊!」

  我急急巴巴地说:「你……你好!我……对不起,对不起……谢谢你……」
  她扑哧一声笑了:「你对不起我什么?又要谢我什么?」

  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一脑门汗直淌,只好重复道:「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原谅。谢谢你……我很感谢你。」

  她笑着说:「算了!不要再提了。你是哪个系的,哪一级,叫什么?」
  我愣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敢说,想想觉得她不是要来抓我的,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告诉她,就随便说了一个名字,虚报了一个系名。然后我们说了几句话,我便拔脚想开溜,正想着说要去教室自习,她忽然大声叫我说的那个名字,我一时毫无反应,以为这个名字与我无关,等我反应过来却已迟了。

  她笑着说:「你为什么编个名字来骗我?」

  我很羞愧,说不好意思告诉她。

  她说那事没什么。我就跟她说了真话。

  她说她是老师,教一些公共课。我们聊了不少时间,感觉挺投缘的,我也不那么害怕和羞愧了。

  后来我在教室楼里又碰见她一次,她上完课,夹着讲义和教材,围着不少学生(男生居多)问她什么问题。

  我站在远处想和她打个招呼,等了许久她才打发了学生。

  我们说了几句话,我说下周毕业典礼,然后就离开这里回家乡的省份。
  她祝我今后生活幸福,我也祝福了她。

  几天后,我不知怎么又想偷窥,也许是想见她,反正鬼使神差地又走到那座楼。回想起来还真不知那天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不过我在楼道上碰见了她,她有些惊讶,一脸严肃地望着我。我吓得有些慌张,结结巴巴地向她解释,说不是来做那事的。

  「那你来干什么?」她微微笑着却又有些严厉地看着我。

  「我……我来……」我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有些后悔跑来,汗珠子湿透了面颊和胸脯。

  「你是来跟我告别,是吗?」

  我连忙点头说是。她的面容稍微舒展,说那好,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的。
  我跟着她走近她的房间。

  这一次我才注意到她的房间的陈设,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大书架,上面有很多书,还有一个像框,里面一对年轻男女合影,男子看上去很高,很俊朗。
  「这是你丈夫吧?」我问她。

  「是的。」

  「他是哪个系的老师?」那男子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的样子。

  「他不在中国,到美国留学去了。」

  「噢。你……你怎么不去美国?」

  「我正在准备出国。」她说。

  我这才看见她的桌子上堆满英语考试复习资料。

  我说我们班上有好几个同学,几个月后就去美国读研。她问我怎么不出国?
  我说我最恨考试了,英语也不好,也懒,再说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我出去了他们会难受(但几年后,我在国内工作实在无聊,也出国了。)

  「你还是个孝顺孩子。」她笑着说。

  我说上次被她抓住的时候,最怕的是让父母知道,其他的倒是其次。

  她笑着盯住我说:「我上次只是有点怀疑,根本没有什么证据,想不到居然真的抓住你了!」

  「我……我对不起!」我暗想自己怎么那么傻,连抵赖都不会。

  「你那天都干什么了,老实交待!」她笑眯眯地责问道。

  我想起那天看见她的屁股和阴部,不由心神大乱,不知如何说起,很羞愧,但下面不可抑制地硬了起来。

  那天很热,她穿着连衣裙,我穿着短裤。我一直是站着的,她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我不敢坐,而中间鼓起拉的那一截东西很让我尴尬,只好浅浅地弯下腰遮掩。

  她立刻明白了,看上去很生气,却又掩不住地笑。

  她很美,虽然真实年纪比我大不少,但看上去跟我年纪差不多,我想起她裸露的身体的最关键部位,望着她的姣好面容和秀美身材,下面越发硬的利害,尴尬得要命,想要跟她道歉,却又不知怎么说才好。

  她站起身,走到我身旁,忍住了笑,有些严厉地说:「你上次偷看了我,我也要看看你的东西。」

  我望着她,不知是她拿我开心还是真想看我的那样东西,浑身颤抖起来。
  她伸手轻轻抱住了我说:「你别害怕,这没什么。」

  她见我还是十分害怕,便笑着在吻了一下我的脸颊,说:「陈小亮,姐姐很喜欢你呢,你这么秀气的小男生,怎么跑来偷窥,是不是还没有女朋友?」
  我点头说是。「你喜不喜欢姐姐?」她望着我说。

  「嗯。」我还是莫名其妙地很害怕,但大着胆子也搂住了她。

  她就跟我紧靠在一起。她的身体很柔软,我激动得几乎不知所措,许久之后才想起来吻她。

  吻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说我连接吻都不会,教我怎么用舌头。于是两个舌头缠绕起来,我们抱得很紧,我的上身感觉到了她的乳房,下身的硬物顶在她身上另外一处更温柔的地方,简直不能自已,突突地抖动了好几下。

  她惊讶地问我:「你射精了?」

  我红着脸说没有。

  她笑着说她不信,伸手解了我的裤带,神进去摸了一下,说:「嗯,真的没有。」便轻轻攥住,手指柔柔地拭着我的睾丸。我便真的射了很多,都弄在了裤头里面。

  她笑得很利害,给我脱掉下身短裤和裤头,扔在一个盆里,却拿了另外一个很大地磁盆,开门去打水。她顺手关了房门,不一会儿端着半盆自来水回来了,轻轻敲门。

  我躲在门后给她打开。她进来后把热水瓶里的水全倒进去,把水盆架在一个方凳上,招呼我过来。

  我站在她身旁,赤裸着下身,她说你洗洗吧。我就清洗起来。她见我还穿着体恤,伸手给我脱去了,看我清洗那一处软达达的一团肉。

  我很快洗干净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望着她,她便褪去了连衣裙,剩下诱人的黑色蕾丝乳罩和低腰小内裤,然后紧紧抱住我,和我接吻,抚摸我的生殖器官,那里很快就又坚硬如铁。

  她见我不敢摸她的要紧地方,便叫我解下她的乳罩,然后叫我脱她的内裤。
  我们赤裸裸地抱在一起许久,用力吻着对方,我大着胆子摸她的乳房,然后摸她的阴部。

  她略略叉开腿让我的手进去,然后大腿开始用力夹紧我的手,她的双手紧紧抱着我,我们吻得很热烈,很动情,我便叫她姐姐。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后来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说姐姐你真美,她说:「小亮,你抱我到床上去。」

  我们就上了床。

  她说:「小亮,你从来没有做过吧?」

  我说是的。

  她说:「那好,你听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我是好。

  她就让我仰面躺下,她坐在我身上,一边抚摸着我的生殖器,一边望着我笑。
  我想问她笑什么,却没有开口,只是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她的阴部,她的屁股。

  她的阴部很潮湿,热乎乎的,我急着要和她性交,但她好像并不着急似的,用阴部反复摩擦我,让我几乎又要射了。我浑身又颤抖起来,想跟她说,我很想性交,这样让我既舒服,又十分难受。但我不好意思跟她这么说。

  她的脸色泛红,乳房和乳尖也红了,喘气声粗重起来。她轻轻坐起来一点点,用手引导我进了她的身体。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和女性性交,感觉好得无法形容,被她温柔湿润又温热地包裹着,我就激动地在她身体里面抖动起来,但感觉没有射精。

  她抿着嘴唇笑,趴下身体在我身上,说:「你没有射吧?」

  我说我不知道。她吻了一下我的嘴唇说:「你这个小孩,真是傻乎乎的,连射精了没有都不知道。我问你,姐姐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我……你,你有没有避孕套?」

  「我没有。小亮,你说怎么办?」她笑嘻嘻地对我说,在我脸上吹着热气。
  「我不知道……对不起!」

  她轻声笑了,用力吻我,在我身上恣意地活动起来。我哪里受得了,不一会儿就又射了,精液从她身体里面流出来,流到我的睾丸上,还有席子上。

  「小亮,你可真是个小处男,一会儿就射了两次了,每次这么多啊。我可真要怀孕了。」

  我爬起来对她说,真对不起。

  她说没关系,没事的,下床拿了毛巾把污物都擦干净了,她叫我躺着,给我擦拭。然后我们躺在一起说了不少话,不时亲吻,抚摸对方的身体。

  她说很久没有做了,很开心,但还没有过瘾呢,问我还行不行?

  我说没问题。我那时常常踢球打球,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搂着我,抚摸着我的阴茎和阴囊,直到我又生机勃勃。她便躺下,叉开两条腿,让我压在她身上插入。

  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的阴茎便插到她的阴道深处。她叫我开始慢慢地,不要急。她的那里非常细润非常暖融,我好像不仅是生殖器进入了她的阴道,而是整个身体整个心魂都进入了她的体内。我抱着她感觉和她交融在一起,她也紧紧地抱着我,使劲吻我,吸我的舌头,然后命令我叫她姐姐。

  我就喊她姐姐,说姐姐我爱你。

  她闭着美丽的眼睛,喘息着呻吟着,声音不大但让我销魂。

  她轻声问:「小亮,你是喜欢跟姐姐性交,还是喜欢姐姐?」

  我说:「我喜欢和姐姐性交,也喜欢姐姐。」

  「那姐姐嫁给你,好吗?」

  「好啊,我要是有姐姐这样的妻子就好了。但姐姐你已经结婚了。」

  「噢。」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又好像记得了什么,紧紧抱着我说:「但我想嫁给你啊,我跟他离婚,怎么样?」

  「那好啊。我娶你,那我就能天天和姐姐做爱了。」

  「好,我离婚……」她迷迷糊糊地说着,呻吟着。

  我也迷迷糊糊地说着,在她身上蠕动着。但她好像比我清醒一些,在我快要射精的时候,叫我起来,她趴在床上,然后叫我趴在她身上。我就压在她的大腿、屁股和后背上,滑溜溜地阴茎一下子就进去了。

  我特备喜欢这种姿势,压在她屁股上的感觉太美好了。我吻着她,大声叫了一声,她赶紧对我说:「小亮,小声一点。」

  我们都笑了。

  我在她背后至少射了两回,后来还想性交,但下面真的一时硬不起来了。
  她把我再次搂在怀里,也不管我们身上有那些污物,散发着比较强烈的气味。她只是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像搂着她的孩子那样,多次地吻我,说她爱我。
  我感觉很疲惫,很舒坦,很想做她的孩子,便闭上眼睛缩在她的怀中,吸着她的乳头说:「姐姐,我爱你。」

  「小亮,姐姐也爱你。」

  我吸了好几口她的乳头,感觉好像有乳汁分泌出来似的。我很想叫她妈妈,但我叫不出口,只是喃喃地说姐姐,姐姐,然后沉沉地在她紧紧搂住的怀中睡着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