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谢琅浪漫记】(完)【作者:aa4562128】
【谢琅浪漫记】(完)【作者:aa4562128】
字数:140万


            第一章 辛勤播种喜悦收获

  在雪峰山的丛山峻岭中有一个古老的小镇,这里虽然落后,但几十年的开放改革使这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古老的房子都变成了小洋房,那些临街的铺面更是一家比一家搞得好。早一年改建的比后一年改建的就要差一个档次了。街道也由原来的石板换成了水泥的。每个老板都把自己店里最耀眼的东西摆在了自己的店门口以吸引顾客,使整个街道都花花绿绿的,乍一看还真有一种繁华的样子。

  但在这花花绿绿的街道中却有一家的房子还是原来的那个老样子,在这繁华的街道中还真的有点格格不入。使人一见就有一种浪费了一块黄金宝地的感觉。因为现在什么都讲包装的,这样的铺面有谁会进来?

  但如果有人从它的面前走过并看上一眼的话,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因为那铺面的上方挂着一块古色古香的牌子,上面写着济世药铺四个烫金的大字,而那里面也是一尘不染,整理得有条有理的。一进去就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也许是这家的主人不想破坏了这种宁静的格局而没有改建吧。

  此刻,药店的门口站着一个看去三十岁左右的美女,她的眼光紧紧的盯着隔壁一个服装店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看去才十四五的样子,身高约一米六,长得很是清秀,一张瓜子脸上白里透红,由于是卖服装的,身上穿的很是新潮,上面是一件皮裘,下面是一条七分裤,一双皮靴刚好和那条七分裤接了起来,使这个女孩看去比那些明星都要耐看,因为那些女明星都是靠化妆品装扮起来的,而这个小姑娘却是清丽脱俗,脸上没有一点化妆品。

  那个小姑娘也站在门口,也许是在凭她的美貌在招徕顾客吧,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这时,那个小姑娘忽然抱着胸口呕了起来,呕得满面通红的,但她呕了一会除了一大滩口水外却什么也没有呕出来。一会儿她就好了。依然甜甜的笑着站在那里。

  美女盯着的就是小姑娘呕的时候,她见小姑娘没有呕了就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店里。

  店里除了一大排的药架外,一边还摆着一张书桌,书桌上还摆着一个布囊,一看就知道是诊脉用的。桌子旁有一张太师椅,一个人正坐在太师椅上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看着。

  美女走到他的旁边拿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伏在书桌上有点落寂的开口说道;老公,隔壁的小丽可能怀孕了,我看她呕得很辛苦的,你拿点药给她吃一下吧。
  那男人放下了书,把一张脸露了出来,这人看去是四十岁左右,一张国字脸,很是英俊。他听了老婆的话后温柔的道;老婆,这些心你就不要操了好不好?随便给人吃药是犯忌的,如果有点事的话别人就会找到你的头上来了。这样的教训以前不是没有过,虽然后来证明不是我的药的原因,但闹起来很麻烦的,因此,如果不是别人请我看,我是不会随便给别人药了。

  美女低下了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老公,你说的对,我以后不去管这样的事了,但为什么别人很随便的就可以怀孕,而我们这么久了却没有一点影响呢?我们又都去检查过了,不是说没有问题的吗?你又是医生,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啊?

  男人一听她这话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明明是照着书上做的啊?那书上说的应该是不会错的。不是说月经的前后三天是最佳的怀孕期吗?我们在前后十天每晚都做了,而且你也很满足的,不能说我没有努力吧?而你也是看过这本书的,连洞玄子老前辈都是这么说的,他在这方面是一代宗师,连他都是这么说的,应该是不会假的了。也许是我们没有这个命吧。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啊。

  可是你们家就你一个男人啊,如果在你这里没有了后代,我会觉得有罪的,以后我们还能快乐得起来吗?美女说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男人一见他这样就安慰她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又不会怪你,这也要命里有才行的,不是我们想要就有的。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好了。你就不要去想这些事了。

  美女依然幽幽的道;隔壁的萧秋比我还小三岁,如果小丽要是生下来的话都做奶奶了,他的丈夫也比你要小两岁,但别人都有孙子了,我们却还是这样,想起来心里还真的不好过。

  男人把她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摩挲着道;我不是叫你不要去想这些了吗?命里有来终须有,命里无来莫强求,我们还是好好的过我们的日子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把自己弄得不高兴,这是我不想要的。我会一如既往的爱你的。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美女从他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道;我也不想给你压力,但一想起这事我心里就不好过,我到隔壁去坐一会儿,你还是看你的书吧。说着就走了出去。
  美女一来到隔壁的服装店就有一个也很漂亮的女人给她让了坐,并给她泡了一杯热茶,然后坐下来开心的笑道;琼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坐了?但一见美女的脸色就收起了笑容道;你好象有点不高兴,是不是姐夫说了你什么?他不是很爱你的吗?平时连脸也没有红过的,不会今天就突然变了吧?不然的话你又不愁吃不愁穿的,应该不会这个样子的。

  琼姐接过茶叹了一口气道;不关他的事,他对我真的很好的,是我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才这样,她喝了一口茶低声道;萧秋,我看小丽好象怀孕了,你知道吗?

  萧秋也低声道;我知道,这是我家儿子做的,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小丽很漂亮,他是真心喜欢她的。就让她做你的儿媳妇好了,看来我要白得一个孙子了,你是不是见她有了孩子了想起自己的事了?

  琼姐叹了一口气道;正是这样,我的老公对我这么好,我却不能给他添个一男半女的,想起来真的好难过。

  萧秋想了一会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心病,但你这个样子也不太好,这样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给他也带来了压力,这样下去对你们是很不利的,你再想一想办法吧?

  办法我都想了,就是不见有用,药也吃了不少,但总是这个样子,想起来真的好烦的。

           第一章 辛勤播种喜悦收获二

  萧秋很同情她的处境,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生小孩的话,自己说话都没有底气的。因此就用商量的口气道;既然是这样我看你去求一下神吧,我后天要去南岳进香,你就和我一块去吧,我听说有很多的人都求了小孩的,那上面都挂了很多的锦旗,都是那些生了小孩的人送的,有不有用也花不了多少钱,你就和我去走一回好了。

  我也听说过这事,我也想去那里试试看,但我老公是医生,我怕别人笑话就下不了决心,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怕别人笑了,我后天就和你一起去吧。只是我不知道要些什么东西,你告诉我一下,我回去好做准备。

  你就不要准备什么了,我去了好多次了,要什么东西我会帮你准备好的,你只要跟我去就是了,要花多少钱我会告诉你的,如果不是说进香要自己出钱才说是虔诚的话,这点钱就我帮你出了,我们是好姐妹,这一点钱算不了什么。你也不要怕别人笑话你,我们这里很多的人都去过,谁会知道你是去求孩子?有的人也是特地去玩的,没有人去想这些的,你就不要为这事担心了。

  琼姐站了起来道说道;你说的可能是对的,一个人心虚的时候总是会想着别人知道自己的心事,做起事来就会畏脚畏手,其实别人是不知道你有什么事的。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和我老公说一声,他应该是不会反对的,说完就回了家。
  她回去一说,她老公果然没有反对,说道;你去散散心也是好的,在家里闷久了也不好,就算是去旅游好了。

  第三天,琼姐天还没亮就和萧秋坐上了去南岳的包车,去的人还真多,把一个大卧铺客车都坐得满满的。琼姐和萧秋是一排铺,她躺下就对萧秋道;怎么有这么多的人啊?

  萧秋笑道;你一天到晚的呆在家里,倒真的有点坐井观天了,我们这里一年都有好几十车人去的,有时候一天就有好几个车呢。说到这里就有人唱起了进香的歌,还有的放起了录音机,这是一些早就录好了的歌,琼姐见说话都听不清了,想起萧秋说过在车上不要多谈与进香以外的事,这样才能说明是真心的话,也就躺着没有说话了。

  天快黑了车才进了南岳镇,大家都下了车,一下车就有好几个人来拉客的,他们这车人有一个领队的,不一会就把住宿的地方讲好了,本来像琼姐和萧秋就是住宾馆也是住得起的,但为了和大家一起行动,也就和大家住在了一起。
  这里的条件是很差的,男的一个房间,女的一个房间,一间房摆得满满的都是床,就留了一条小小的过道。萧秋对琼姐道;其实开个铺也睡不了多久的,吃了饭休息一下也就九点多了,而一点钟就要爬山了,你是第一次来是要爬山上去才行的,本来我不要爬山坐车就可以了,但你来了就只好陪你了。

  琼姐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么说是我给你带来麻烦了,要不你还是坐车上去吧,这里还有很多的人是爬山的,我和他们一起上去也是一样的。

  我们是一起来的,如果你去爬山而我去坐车,那我们还算是好姐妹吗?其实爬山对身体也有好处的,只不过现在越来越懒了,今天就好好的锻炼一次吧。
  她们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好就有人叫吃饭了,萧秋放下手里的东西道;吃了饭再来整理好了,在这里是不等人的,坐满一桌就吃,如果去得迟了就只有剩菜了。说着就拉着琼姐走了出去。

  两人找了位子就坐了下来,不一会就上菜了,都是一些豆腐蔬菜,因为进香是不能吃荤的。琼姐吃了一口,见味道还可以就吃了起来,那些大鱼大肉她是不怎么吃的,因为怕发胖,倒是这些蔬菜还合她的胃口。她原来以为一宿两餐只要十五块钱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的,现在一见才不是这么回事,虽然都是蔬菜,但一桌有七八个菜,有炸辣子,红烧豆腐,麻婆豆腐什么的,刚是豆腐就有好几个花样,饭是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琼姐小声的对萧秋道;就五块钱这么多的菜他能赚到钱吗?

  萧秋笑道;我们这里有五十个人是不是?每人十五块就是七八百,他一餐就两桌豆腐几斤油就够了,蔬菜是自己种的,这能花几个钱?少说一点他今天五百块是稳赚了,这还不算赚钱吗?现在还不是旺季,人还不多,到了旺季的话,少说一天都赚个一千多的。有句话说,南岳不赚钱,三个月吃一年。你就不要担心人家没有赚钱了。

  琼姐算了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不由笑道;我是拿那些餐馆来对比的,到那里随便吃一点就是几十块,这里有这么多的菜才觉得他们亏了本,原来他们这是薄利多销,算起来就有钱赚了。

  吃完了饭萧秋就拉着她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道;坐了一天的车也够累的了,几个小时后又要爬山,我们好好的休息一会吧。说着整理好了上山要带的东西就躺下了。

  琼姐一想也是,也就打开了床上的被子,见被子是刚洗过的,还残留着洗衣芬的香味就对萧秋道;他们的卫生还是可以的,每天都要洗被子,我还以为是很脏的呢。

  萧秋笑道;你还真的对什么都好奇的,这是淡季才会有这么干净,如果到了旺季的话有这样干净的铺给你睡吗?爱干净的人都是坐是几个小时的,要不有的人要去住宾馆呢?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来才睡在这里,要不我也是不在这样的地方住的。这么多的人一把鞋子脱了就整个屋子都臭了。现在我们这房子才住了十多个,一到旺季就都要住满的。

  琼姐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道;还是要多出来走一走才行,不然的话一出来就成了傻瓜了,说着也就躺下了。

  琼姐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就被萧秋推醒了,她一睁开眼睛就听她说道;起来吧,上山的人都起来了,她一听就起来了。洗了脸以后就跟着大家行动了,东西是萧秋拿着的,她就空着手走在她的后面。

  二月初的天气还是很冷的,好在没有下雨,但山区的冷风一吹还是蛮有凉意的,她和萧秋又都是爱美的人,穿的衣服不是很多,也就一件保暖内衣和一件皮外套,冷风一吹还真有点冷飕飕的,两人知道走路可以增加热度,也就加快脚步的走了起来。

  不一会就开始爬山了,她们没有顺着公路走,而是走的小路,虽然是要陡一点,但要近了不少,有很多的人都是走小路的。她们走了一会就开始热了起来,把外套都提在了手里。

  山路很陡,琼姐由于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跟着丈夫练功,耐力比萧秋要好多了,萧秋都出汗了她还和没事一样。因而萧秋拿着的东西都到了她的手里,连她的外套也是她拿着。有时陡的地方还要拉她一把。

  萧秋一见她没有一点吃力的样子很是奇怪的问道;你每天都呆在家里,怎么走起路来这么厉害?

  琼姐见她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的踩错了地方,就知道她要摔倒了,忙一把拉住她道;我每天早上都要练功的,当然比你要强上一点了。

  萧秋站稳后红着脸道;我还不知道你练过功的呢,那你一定和那些小说里的人一样的厉害了?

  琼姐笑道;我们练的不是武功,我丈夫是医生,他的医术是祖传下来的,也就传下来了一套五禽戏的功夫,这是强身键体的,不过听他说如果练好了的话,也和有武功的人差不了多少,我只是陪着他练着玩的。

           第一章 辛勤播种喜悦收获三

  你练着玩就这么厉害,那你丈夫不是更厉害了?难怪上一次有个家伙买了一件衣服烧破了到我家来闹事,说要我换一件新的给他,被你男人拉着他的手走出去就再没有来了。我还以为他是认识他的呢,现在看来一定是你丈夫给他吃了一点什么亏才这样的了。因为那些年轻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你比他狠,他如果不是吃了亏的话是不会这么放手的。

  琼姐笑道;这事我是知道的,那个人还哭着要我老公教他这功夫呢,说什么只要学这一招就可以了,因为他一握着他的手就全身都麻了,有了这一招就吃穿都不用愁了。随便抓住一个大老板就可以混上一阵了。我老公见他还真是一个混混就把他赶走了。还警告他不要到这里来闹事,不然的话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的这么容易放过他了。

  我还以为这几年怎么会这么平静呢,一个找事的也没来过,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姐夫一定是用的什么点穴的工夫了?

  琼姐道;我没有学过这些,也没有问过他,他要我学点什么我就学点什么,我一个女人管那些事干什么?

  萧秋笑道;我知道你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你是不会把这些事说给别的人听的,我也不过是随便的问一句,有了你和姐夫做邻居,以后还真的不怕别人来找麻烦了。

  两人这么一说,走起路来也就快多了,也就觉得没有那么累了,她们很快的就爬到了南天门。

  南天门到南岳大殿还有几里路,但比较平坦了,不一会两人就到了,琼姐见那里人来人往,想起萧秋说这还是淡季,要是旺季的话那人肯定是要更多的了。还有一些人还是走一步跪一下的。他们的虔诚她还真有点佩服,从山下这样的走上来。晚上一定是没有睡的了。

  她正在那里东瞧西看的,萧秋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道;我们去烧了香再来看吧,说着就拉着她走进了大殿里。

  大殿里有很多的人,萧秋找了一个地方让她跪下道;你知道怎么请神吗?琼姐道;是不是说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什么的?

  萧秋忍住没有笑出来,但还是带着笑意道;那是请观音菩萨的,这里是南岳,所以这里是不用这么说的,既然你也不知道更好的称呼,那就和我一样的叫圣帝爷爷好了,很多的人都是这么叫的,你叫了以后就把自己的心事向他老人家说一遍,然后就打卦,如果丢下去是一块向天一块朝地那他就是答应你了。如果你能连做三次都是这样的话,那你求的事就有把握了。说着就把一副卦放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就自己跪在那里说起自己的事来。

  琼姐也就照她说的做了起来,她说了自己的心事以后就拿着那卦丢了起来,她连丢三次都是一块向上一块向下的,她惊喜对萧秋道;我连丢三次都是你说的那个样子,这么说他是答应我了?

  萧秋高兴的说道;那是肯定的了,看来你今年是大有希望了,我也说完了,该我丢了,说着就也丢了起来,但她的却没有这么顺利了,她默默的说了很多的话,琼姐也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她说完就又丢了起来。好一会她才说,我也做好了,我们去求个签吧,听说这里的签很准的。说着又拉着她向上面走去。
  大殿的神像下除了一些撞钟击鼓的以外,还有一个老和尚是专管抽签的。萧秋拉着她走到那老和尚的面前道;我们两个一个要一支签。

  那个老和尚一听就抱着签筒摇了几下道;你们哪一个先来?萧秋道;琼姐你先吧,那老和尚一听就又摇了三下,然后就把签筒放到了琼姐的面前。

  琼姐也就随便的抽了一支,那老和尚又摇了几下就把签筒放到了萧秋的面前。萧秋也是随便的抽了一支。

  老和尚放下签筒后就拿了纸笔把琼姐的签词记了下来。然后问道;你是帮你的什么人抽的?琼姐道;是给我爱人抽的,那老和尚把那纸头递给她道;你这一支签是上上签,我在这里做了几十年,这支签还是第一次被你抽到,我都不知道这里面有这样一支签。琼姐只见上面写的是;二十年来勤耕耘/ 至今仍是一孤丁/ 从此以后交好运/ 子成龙来孙成群。

  琼姐看了前面两句就红了脸;这不明明是说自己的事吗?结婚二十年了,一个月要做二十夜的爱,但就是这样,家里也没有添个一男半女的,家里就他一个男人。看到后面两句就高兴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他家一代单传了这么久,如果我能让他家多添几个男丁的话,那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了。想到这里就把自己的钱留了几块钱买水以外,全部的放到了那个功德箱里。喜得老和尚连叫了几声;现宰,现宰,善哉。

  琼姐的做好了以后,老和尚就接过了萧秋的签,他写好以后就问道;你这支签是给你的什么人抽的?萧秋道;是给我自己抽的。老和尚奇怪的说道;你们这两支签都是今天才第一次露面,说起来真的有点怪,这两支签以前就怎么没有人抽到过呢?他把纸头递给萧秋道;说起来你的这签也是上上签,虽然没有她的好,但有了这样也就很不错了,你以后还有一场鸿运在等着你,就看你能不能守住了。
  萧秋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的是;多年寂寞拥孤衾,/ 寒夜暗思春雨声/若能守得四千日/ 必有甘露来滋润。

  萧秋一看就红了脸,这里怎么回有这样的签?前面两句简直把自己的心事都道出来了。自从老公成了植物人以后,这几年都是拥被孤怜,想着别的夫妻是那样的恩爱,心里真的是说不出来的落寂。但后面那两句就有点似懂非懂了。这上面说还要我守四千日,那就是还要我这样过十一年了,我能这样过得那么久吗?都说植物人也就几年的时间,他眼看就快不行了,我还能这样的过十多年吗?
  她默默的掏了十块钱塞到了那功德箱里,老和尚一见这么少,那句『;现宰』;也就没有出口了。

  两人到外面烧了香后打了一个车就下了山,由于琼姐的钱都捐了,车费都是萧秋掏的。琼姐见萧秋有点闷闷不乐的就劝她道;他的这些话也不一定准的,你到时找一个不就得了?那上面又没有说你不能找的。

  萧秋叹了一口气道;但那老和尚说我如果可以守那么久,以后就会有好日子过,我今年三十二了,再过十一年我就四十三了。如果按现在的平均寿命七十五来说,我还可以过三十多年的好日子,他的话是宁可信其有的,如果我早一点就找一个人的话,勉勉强强的过下去还不如等这十来年。我看这样好了,如果你今年真的生了孩子,那他的话就是可信的,我就等下去。你看这样可以吗?

  琼姐看她那一脸的诚恳,知道自己现在的一句话是很重要的,她现在需要的是有人支持她,如果自己说的话和她的想法有抵触的话,那她也就会更加的不好受了。当下也就顺着她的话道;我看这样很好。为了使她快乐一点就笑着说道;如果到那时你还没有找到另一半的话,就让我的儿子娶你好了,不过到那时你就要叫我妈妈了。

  她们两个都坐在后面,说的又是当地的土话,是不怕那个司机听去了的。萧秋一听她这话就把她的手伸到了她的掖下,一边搔着她的痒一边笑道;你好不要脸的,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儿子现在连影子都没有呢,就是有的话,等他长大了我都老太婆了,看我不搔死你。

  琼姐被她搔得咯咯的笑道;说不定我儿子是神童呢,再过十一年我儿子也有十一岁了,古时候十多岁的人有很多是娶了老婆的。说不定那老和尚是要你等着做我的儿媳妇呢。

  萧秋搔得更凶了,嘴里笑着道;你还说,你还没有过瘾是不是?琼姐双手抱在胸前笑得喘不过气来,只得说道;你不要闹了,我不说了好不好?

  萧秋知道琼姐想逗自己开心,不然的话她是有武功的,随便的反击一下自己就会受不了,见她这样说了也就收了手,她这么一闹,自己的那点不快也真的不见了,就笑着道;你如果还说我就再搔你。

  琼姐见她已经没有了那不快的样子也就笑道;我不说了还不成,说真的,看到我的那张签我真的很高兴,我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

  萧秋也笑着道;我看你是有点高兴过度了,那么多的钱都捐给了他,弄得他现宰现宰的说个不停,你那里有一千多吧?

  我没有数过,不过一千多是有的,如果真的是有这回事的话我认为是很值得的,起码我现在就高兴了一回。

  她们这么一闹,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车也就到了山下,两人下了车就在镇上四处的转了起来。这里有很多买小东西和纪念品的,琼姐由于家里没有小孩,对那些小东西没有什么兴趣,她知道丈夫很喜欢看书就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书摊上,然后对在那里选着一些装饰品的萧秋道;我到那个书摊去了,你选好了的话就到那里来找我。她见萧秋答应了就到那个书摊去了。

  她一到那里就见并没有丈夫喜欢看的书,大都是一些杂志。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在一本杂志的旁边她看到了一本很薄的书,封面上有一个题目写着;怎样才能不使自己怀孕,她对这本书来了兴趣,也就拿在手里看了起来。她看完这一篇文章以后就把这本书买了下来。

           第一章 辛勤播种喜悦收获四

  琼姐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的丈夫接过她手里的包放在书桌上道;很累了吧?我去帮你倒水。洗个澡就可以减轻疲劳。说着就想走。琼姐拦住他道;这样的事还是我来吧,你知道我的身体很好的,又是坐的卧铺车,我一点也不累,不过坐了这么久的车身上粘粘的,这个澡是一定要洗的。你等我一下,我有很要紧的话和你说。说着就去拿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十多分钟以后她就洗好出来了,她的丈夫一见她穿着一套很性感的情趣内衣就出来了就笑着说道;你怎么不把衣服穿好就出来了?是不是想要勾引我?今天可不是我们上班的时间哦。

  琼姐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道;我不是说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吗?我买了一本书,我先拿给你看看。说着就从她的包里拿了她买的那本书来,她翻到那怎样才能使自己不怀孕这一张递给他道;你先看完这一章我再和你说话。

  她丈夫接过一看就笑道;你买这样的书看什么,你买也应该买要怎样才能使自己怀孕这样的书啊,你这一看不就更加不能怀孕了?

  琼姐搂着他的腰,靠在他的胳膊上道;你说的是有点道理,不过我们照这书上写的反其道而行的话,不就变成怎样才可以使自己怀孕了?

  她丈夫低下头在她的脸上就是一个响吻道;真的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我的老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我觉得我自己很聪明的,想不到你比我还要厉害。

  琼姐挽着他的胳膊道;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你就快点看书吧!

  他的丈夫听了她的话,忍受着胳膊上传来的那种异样的感觉看了起来,文章不是很长,他一会就看完了,他合上书就带着不相信的口气道;不会是这样吧?怎么会是月经的中间十天是什么危险期呢?难道洞玄子老前辈这样的高手都搞错了?这可是传了几百年的啊!

  琼姐从他的手里拿过书放在桌子上,然后温柔的道;这可能不是你的前辈弄错了,而是现在什么都在变,原来要饿肚子,现在就想吃好东西,原来要走路,现在出门就坐车,就连天气也变得越来越暖和了。难道我们女人就一点也不会变的吗?今天我是这本书上说的危险期,我们就来一次好不好?以后我们也不要专门在那二十天上下功夫了,平常你在那二十天一晚要做两次,现在我们就每晚都做一次。如果我再没有怀孕的话,我也就没有什么话说了,你说这样好吗?
  琼姐知道丈夫是很固执的,如果硬要说他的前辈弄错了她是一定不会听自己的话的,现在说一些这样的话他可能会要容易接受一点,要知道现在确实是什么都在变。再加上后面自己所说的话,要和他在今天晚上做一次也是有可能的。
  他丈夫想了一会道;我知道你的苦心,我并不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只是这事我还真的有点迷惑,照里说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既然你这么说了,以后我们就照你说的做好了,这毕竟是关系到你以后的幸福的事,如果不照你说的做的话,你会一天都高兴不起来的。

  琼姐抱着他吻了一下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真的好高兴,那个和尚说我们今年就会有孩子的,还说我们以后有很多的孙子呢。今天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我们现在就去做好不好?

  他的丈夫摸着他的头发道;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也这么相信吗?你坐了两天的车难道就不累?

  琼姐把屁股移到了他的腿上,在他的怀里扭动着身体道;我真的一点也不累,那些东西也是说不清楚的,就是你们中医不是也有一些东西带有这样的色彩吗?我们现在就去做好不好?

  你的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我还不想做都不行了,我的火都被你扭出来了。说着就抱起她往卧室走去。

  一进卧室琼姐就有点迫不及待了,她帮丈夫脱去衣服以后就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而他的丈夫也没有让她失望,他也剥去了她身上那点小得可怜的布,接着做起了那些按摩师所做的工作。

  不一会琼姐就忍不住了,她把丈夫拉到了自己的身体上面,一场激情戏就这么的上演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这一天晚上,琼姐激情后照例躺在她丈夫的怀里休息,等自己平静下来后看着他的眼睛羞涩的道;谢斌哥,我可能有了。

  她的丈夫一听就有点蒙了,平常多是叫自己老公的,这回怎么和那些热恋中的情人一样的叫起自己的名字了?还加上一个哥字,弄得自己都好象年轻了几十岁似的,一听她说有了就更加的不懂了。他轻抚着她的头发道;你今天晚上怎么和那些小姑娘一个样了,还这么羞羞的,倒真的像一个小姑娘了。你说有了是什么意思?你有了什么东西了?

  琼姐红着脸道;我是说我可能有了孩子了,这一次我的那个大姨妈过了半个月没有来了,你帮我看一下好吗?说着把手放到了他的胸口上。

  谢斌一听差一点就跳了起来,他控制了一下自己,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替她诊起脉来。不一会他就抱着她激动的吻着她道;宝贝,我们真的有了孩子了,我真的太高兴了,这些年真的是苦了你了,以后你也就可以放下这个包袱了。
  光阴似箭,转眼十个月过去了,琼姐在谢斌的呵护下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儿子,夫妻两个都很高兴,由于琼姐的身体很健康,才三天她就不愿意躺在医院里了,说从来没进过医院,受不了医院的那种气味。谢斌见她就和平常一样也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两人一回到家萧秋就走过来道喜了,她接过琼姐抱着的小孩就道;好可爱的孩子,取了名字没有?

  琼姐笑道;你可不要把你老公弄哭了,你公公替他取了个名字叫谢琅,你说这名字好不好?你是他老婆,有权利发表意见的。

  萧秋红了脸道;你要死了?老是拿我开玩笑,我孙女都比他大两个月呢?怎么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什么名字不好取,取个色狼,长大以后还不把那些姑娘都吓跑了?

           第一章 辛勤播种喜悦收获五

  琼姐笑道,才不是你说的这样,这个是谢,不是那个色字,琅也不是这个狼,这个琅是美玉的意思,你看你老公的脸蛋白里透红的,不就像一块美玉吗?
  萧秋求饶的道;你不要这么说了好不好?要不是看在你生产才几天的份上我就搔死你了,总的说来这名字怪怪的,那些姑娘才不会问你是哪两个字,一听到别人这样叫就会吓跑了。

  琼姐笑道;反正我儿子已经定了亲的,吓跑就吓跑吧,他有了一个老婆就可以了。萧秋一听可不依了,上来就要搔琼姐的痒,琼姐躲到谢斌的后面笑道;我刚才可是没有叫你的名字哦,你这样不是真把他做你的老公了吗?

  谢斌见萧秋像个小姑娘一样的不依不饶也就笑道;你们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这话是怎么说起来的?怎么这么一说小秋就和一小姑娘一样了?

  萧秋红着脸道;我们的事不要你管,以后我拜托你不要叫我小秋了好不好?我都做了奶奶了,你这样一叫都把我叫成小女孩了。

  你不就叫萧秋吗,我哪里叫错了?那我不叫你萧秋叫你什么?谢斌一脸的不解。

  她要你叫她媳妇呢,她的名字都不要了你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吗?琼姐笑着从谢斌的背后伸出了头。

  萧秋跺了跺脚道;我不和你们说了,我说你们不过好不好?我爸也真是的,什么名字不好取,给我取这样一个名字,都老太婆了还被别人当小姑娘一样的叫。说着就抱着小谢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琼姐一见她坐了下来也就从谢斌的后面走了出来道;好了,不开你的玩笑了,那你是决定要这样过一段时间了?

  萧秋有点无奈的道;反正现在还早,就这样过着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谢琅就四岁了,他不到一岁就可以走路,两岁的时候就可以跟着谢斌念古诗,那些识字卡片和墙上挂的拼音字母表都被他念得滚瓜烂熟的。谢斌见他这样聪明,就在他两岁的时候叫他开始打坐,他打坐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到五点,五点以后就练拳,他把谢琅叫醒的时候见他没有哭就和他说道;儿子,我们来比赛谁坐得久好不好?

  他知道谢琅的好胜心很强,所以才这么说。他以为他是坐不住的,也就是想试一下,这么小的小孩要他规规矩矩的坐着那是比登天还难的。

  没想到他一听就说道;好啊,不过我坐了你这么久的话,你可要告诉我打拳,我见你和妈妈打拳很好看的。谢斌这下更高兴了,他还正愁要怎样才可以让他学拳呢,当下就答应他道;好,我们一言为定,以后我们先比打坐,你如果坐了我这么久我就教你打拳,可不准反悔的哦。谢琅一听就说道;我是不会反悔的,我们现在就来比好了。

  谢斌把他摆好姿势道;可要这么坐的哦,坐在那里是不准动的,谁动了谁就输了。谢琅竟然真的不哭也不闹,他坐两个小时谢琅也坐了两个小时,他惊喜不已,因为他听父亲说过,自己的这门内功是练习得越早越好,自己还是在父亲的逼迫下七岁才有点坐样,但和他这样的不言不动比起来就差远了。

  坐完以后谢琅就要求学打拳,谢斌当然是不会推辞的了,这时琼姐也起来了,三个人就在一起打起拳来。

  以后练功后就打拳成了他的惯例,今年四岁的他竟然在两年内把自己那一套家传的五禽戏练得比他妈妈还要好。

  不光如此,他在学前班的成绩也总是排在第一,这一点谢斌早就知道了,因为以他学过的东西来说就是一年级的学生也是比不上的。他勤奋好学,而且学一样像一样。

  他这样聪明谢斌当然是很喜欢的了,但有时候也会把他弄得哭笑不得。一个星期天,吃了中饭以后,谢斌照样的坐在店子里照顾着生意,琼姐在这个时候是喜欢睡午觉的,就在床上睡了。谢琅在学校里也是要睡午觉的,也就在他妈妈的身边躺了下来。

  忽然,谢琅拉着他妈妈的手问道;妈妈,昨天晚上我见爸爸在你的身上动啊动的,那是做什么?

  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在问,琼姐也有点不好意思,她想了一会才说道;我们是在玩游戏。

  一听是玩游戏谢琅就来劲了。问道;是什么游戏告诉我好不好?

  琼姐想起这二十多年丈夫辛勤的播种才生下了这个儿子也就随口的说道;我们玩的是播种的游戏。

  谢琅接着问道;那爸爸那样的动是什么意思?琼姐道;那是机器在奔跑。谢琅又问道;那叭叽叭叽的响又是什么?琼姐道;那是机器摩擦时发出的声音,谢琅又问道;那爸爸抓住你的奶奶又是干什么?琼姐红了脸道,那是你爸爸在握着方向盘。

  谢琅高兴的道;我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的,我也要玩。琼姐道;这个游戏只有我和你爸爸玩的,我们都是大人。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以后再玩吧。谢琅可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大声的道;不,我就是要玩。

  谢斌一听儿子在大声的叫就走过来问道;你们在做什么?怎么在那里大喊大叫的?琼姐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道;你儿子这么小就要玩这样的游戏,你说怎么办?谢斌忙对儿子道;儿子乖,这是大人玩的游戏,你以后再玩好不好?谢琅带着哭声道;不,我就是要玩,谢斌见他这么不听话就威胁道;你再说要玩我就打你的屁股。

  谢琅还真够有种的,哭着道;不,我就是要玩。谢斌可不是那种说一下就算了的人,他知道如果做父亲的如果没有威信的话,以后要管好他是不可能的,于是就在他的屁股给了几下道;以后你一个人睡,如果不听话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谢琅第一次挨打,屁股火辣辣的还真的有点疼,这才吓得不敢作声了,只是小声的哭泣着。

  谢斌对琼姐道;我早就要你让他一个人睡的,但你总是说你不放心他一个人睡,这下出麻烦了吧?好在现在没有人来逗小孩了,要是以前有的人就专门从小孩的嘴里掏大人的笑料的。你今天替他准备一张床,要不就让他睡在那个客房里,这么大的儿子了早就应该让他一个人睡了,他的模仿能力又很强,虽然我们都是在他睡了以后才做的,但床动得那么厉害他哪有不被吵醒的?

  琼姐见丈夫发脾气了只得应道;我知道了,以后就让他一个人睡好了,说着抱起还在哭的儿子道;乖儿子,不要哭了,谁叫你那么不听话,小屁屁打疼了吧?以后可要听话哦,以后晚上你一个人睡,别的小朋友不到两岁就一个人睡的,你不会比不上别人吧?

  谢琅当然是不会说自己比不上别人的话了,以后也就一个人睡了,这件事对他的刺激是很大的,第一次挨打,第一次一个人睡,所以,他把这件事记得牢牢的,对于播种这个游戏也就越来越向往了。

            第二章 播种挨扁立志向前

  一年转眼又过去了,谢斌见儿子这么聪明就让他上了一年级,隔壁小丽的女儿也五岁了,见谢琅上一年级了也就让她上了一年级,因为她们两个以前都是在一个学前班的,玩得非常好,一见谢琅要上一年级了也哭着要去,小丽没办法也只得同意了。

  上了一年级以后,老师见谢琅的成绩总是比别人好,领着那些学生读书的责任也就交给他了,但谢琅可就不乐意了,因为这样他连做一点小动作都不行了。一个学期以后他再也不想做这个班长了。就把自己的成绩控制在八十五分左右,上课的时候就坐在凳子上练功,因为他发现坐着也是可以练功的,而且练起来还不是一般的舒服,比起领着别人读书和收作业本来要好多了。

  老师一见他的成绩下来了,而且坐在凳子上呆头呆脑的也就没有让他当这个班长了,还把他的情况告诉了谢斌。

  这天谢琅一回来他就问道;老师说你的成绩差了很多,而且在教室里也不用心听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喜欢领着他们读书,也不喜欢收作业本,我见小雅很是羡慕我就让给她了,因为除了我就她的成绩最好,我一不做了就轮到她了,你们不是说要我让着她吗?如果我不这样她就做不成这个班长了。

  谢斌见他这样说就问道;这么说不是你的成绩下滑了而是故意的让着小雅了?
  是这样。我是故意把成绩保持在八十多分的。

  谢琅道见他这么小就这么有心计也不由暗暗称奇。于是就说道;只要你的学习跟得上,不做这个班长是可以的,只不过以后如果低于这个分数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他还真的有点不解。他以前的好胜心是很强的,这会怎么自己愿意落在后面了?

  如果他要是知道谢琅是留着时间来练功的话,那他就不知要多么吃惊了,因为他自己炼了三十多年了也是不能和他那样随便坐着就可以练的。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着,转眼谢琅就读三年级了,七岁的他比起一般的人要高出不少,长得唇红齿白,很是英俊,而小雅也从小就是一个小美人,因而两个人总是走在一起,学校离家里有一里多路,这一天两人走了一半的时候就有三个十几岁的学生把他们两个拦住了,一个胖子走到小雅的面前道;小妹妹,你真的太美了,让哥哥亲一个好不好?

  小雅忙躲到了谢琅的背后,那三个人就把他们两个围了起来,还是那个胖子开口道;小子,你们两个穿得那么好,袋子里的钱肯定是不少的,今天哥门想去网吧玩,但口袋空了,你们有多少钱都掏出来吧,可不要说不哦,因为这样不但保不住钱,还会挨一顿打的。

  谢琅看了他们三个一眼道;我们是不带钱的,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吧,你们拦住我们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不要说我身上没有钱,就是有也不会给你们,因为你们这样的行为我不喜欢。

  胖子见他差不多有自己高,又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还真的不敢对他动手,只得又威胁他道;你可能有几斤力气,但我们可有三个,如果你不合作的话,不但保不住钱,还要挨一顿打,你的这个小美女也要吃亏,你就不考虑一下后果?
  谢琅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道;就你们三个就想把我吓住还差了一点,我看你们还是走吧,不要没有弄到钱还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就划不来了。

  胖子他们当然是不会就这么走的了,他使了一个眼色,三个人就一起向谢琅扑了过来,谢琅在家里和父亲练功的时候听他说过,说他现在的身手就是三两个大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现在才三个学生,他当然是不怕的了,见他们三个都扑了过来就用脚踢了三下,这三下都踢在了那三人的膝盖上,因而他们还没有近身就倒了下去。而且抱着自己的腿连站起来都不行。

  谢琅拉着小雅的手边走边说道;我早就告诉你们不要找我的,你们就是不信,这下吃亏了吧?

  小雅一见他这么几下就把他们打倒了就抱着他的胳膊道;弟弟好本事,姐姐爱死你了。谢琅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自称起姐姐来了?我十二月的,而你是十月的,是十二大还是十大?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他们不都说你是我的老婆吗?而古时候的老婆叫老公的时候都是叫郎的,你叫我谢郎恰好是叫我老公,因此我喜欢你这么叫我,要不你还得叫我叔叔,因为你妈妈叫我妈叫阿姨,我叫你妈姐姐,所以你就得叫我叔叔了,你是叫谢郎还是叫叔叔由你自己决定。

  小雅红着脸道;那是小时候的事,你还拿出来说就不怕羞吗?不过说起来我还真够倒霉的,我妈怎么就要叫你妈阿姨呢?害得我这样还真得叫你叔叔不可,要叫你叔叔的话那就真的臭大了,我还是叫你的名字吧,反正别人都知道你是这个名字,就让你自己去得意一下好了。

           第二章 播种挨扁立志向前二

  谢琅见她答应叫自己的名字就笑道;那现在就叫一声来听听,不过叫的时候可要带点感情哦,那些书上说英雄救美的时候,美女都是要以身相许的,我今天应该也是英雄救美吧?你是不是准备做我的老婆了?所以你叫的时候就要带着老婆叫老公的感情。

  小丽在他的胳臂上掐了一下道;你爸爸给你取的这个名字可不怎么样,你现在真的成了色狼了,也只有本姑娘敢和你走在一起,你看学校里的女生那个敢和你走在一起?

  那可不是这个原因,有你这个小美女跟在我的后面,其他的人敢和我在一起吗?你不但人比她们漂亮,而且成绩又要比她们好,她们是认为自己比不上你而不敢和你来争才这个样子的。

  小丽听他这样说很是高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道;你知道就好,以后如果有其他的女生来接近你的话,你可不要理她们哦。

  谢琅摸了一下脸上的口水道;这是不是你的初吻?好象你吻错了地方哦,说着把脸伸到她的面前指着嘴唇道;到这里来一下,如果你在这里吻一个的话,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小丽红了脸道;你要死了,这里那么多的人,你就不怕羞?

  谢琅四处看了一下,见真的有很多的人就说道;那我们回家再做好了,说着就拉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

  小丽虽然只有七岁,但她人很聪明,电视里面那些人接吻的时候,那种陶醉的样子看得心里有点痒痒的,她也想试一试是什么味道;而她也是真的很喜欢谢琅,因而谢琅拉着他往家里走时也就没有反对。

  不一会就到了谢琅的家,谢琅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两人放下书包就吻在了一起,这一吻就吻了很久,小丽的舌头都被他吸麻了,她推了一下谢琅道;好了,我都出不了气了,我的舌头也被你吸麻了。

  谢琅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抱着她的手道;真的很刺激的,怎么玩一会就不玩了?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小丽不想扫了他的兴,就问道;什么游戏啊,以前我们不是都玩过了的吗,现在都这么大了还玩小孩的游戏有什么意思?

  谢琅神秘的道;我们就来玩个大人的游戏怎么样?有一个游戏我一直都没有玩过,我们今天就玩一次好不好?

  小丽见他说是以前没有玩过的就好奇的问道;什么游戏我们没有玩过的?你说出来听一下。

  是一个叫做播种的游戏,电视里叫做爱,我见我爸爸和我妈妈玩过,他们玩得很来劲,也是很舒服的,只不过是电视里刚开了头就没有玩了。我们今天玩一次好吗?

  小丽以前在电视里也看到过这样的画面,但一到两个搂在一起她妈妈就不许她看了,一听谢琅会玩就也想玩一下,因为刚才被他搂着的时候确实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谢琅一见她没有说话就知道她答应了,就帮她脱起衣服来,但刚脱了上面的衣服琼姐就进来了。

  她是见他们两个连书包也没有放就急急忙忙的去了房里,然后又这么久了没有出来才来看一下的,一见他把小丽的衣服脱了就给了谢琅一巴掌道;你这是干什么?

  小丽一见谢琅挨了打就把衣服穿上了道;奶奶,我们是准备玩一个播种的游戏,电视里面都有人在玩的。你不要打他好不好?

  琼姐打了他一下以后见他站在那里没有做声也就不忍打他了,只把小丽拉了出去道;你以后不要和他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好吗?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还真的不好向你妈交代。

  小丽答应了一声就回去了,琼姐把这事告诉了她老公,谢斌一听就来气了,他气呼呼的走进了谢琅的房间里就脱了他的裤子打了起来。琼姐一见谢琅不做声的任他在那里打就走过去护住了谢琅道;你打了这么多可以了,你想把他打死啊!
  谢斌站在那里气呼呼的道;你走开,我今天还非打死他不可。说着就想把她拉开。琼姐哭着道;你打吧,你连我也一块打死好了,以后你一个人去过你的清净日子好了。

  谢斌一见妻子哭了只得停了下来道;这小畜生这么小就做出这样的事来,若不好好的教训一下他,到了大了怎么得了?今天他如果不好好的认错,我是怎么也不放过他的。

  琼姐对谢琅道;你向你爸爸认个错好了,你这么小是不应该做这样的事的,你爸爸这样做也是为你好,我不是说了这个游戏是大人玩的吗?你向他保证没有长大就不玩这个游戏就可以了。

  谢琅心里别提有多窝囊了,玩两次这样的游戏不但一次都没有玩成,反而挨了两顿打,现在还要自己认错,难道这个游戏就真的就只有你们大人才能玩不成?我还非要在没有长大之前玩一次不可,他有了这样的逆反心理,这个错也就不会认了。因为他觉得答应了的事是一定要做到才行的。

  谢斌见他站在那里不作声气就更大了,但见了妻子那满面泪痕的样子也就不忍心让他伤心了,只得说道;他既然不认错,我就把他关起来,把他关到认错为止,我现在不打他了,把他关起来总可以了吧?今天如果不让他忍错,以后我说起话来也就没有一点威信可言了。我也不关你多久,只要晚上十二点以后就可以了。我相信你最多到天黑就会向我认错的。说着就拉着他把他关在后面的一间房子里。

  琼姐见丈夫说了这样的话也就没有说什么了,只要不打他,让他认个错是有必要的。一个小孩子如果不教育的话是不行的,因此他也就没有去拦他了。
           第二章 播种挨扁立志向前三

  谢琅被他父亲关进去的房子他是很熟悉的,因为他以前经常帮他父亲送一些米糠一类的东西到这里来,这些东西是给养在这里的蜈蚣土片做饲料的。这些东西蜈蚣是有毒的,而那些土片是没有毒的,但它们对治跌打损伤都有很好的功效。
  这间房子也和外面的一样,都是青砖的墙,连地面都是一些四方的青砖铺成的,这要是在过去可说是要有钱的人才可以有这样的排场的。因为这里在以前相当落后,连房子是土砖的都很少,有的是土垒的,有的是木板的。大概他的祖先都是医生才会有这个样子。

  谢斌说他不要多久就会自己认错是有根据的,因为谢琅以前来的时候看见那些蜈蚣都是怕怕的,由于养了很久了,那些大的有六七寸长,在那里爬来爬去的很是吓人。再一个由于是养这些东西的,房子里脏得很,虽然那窗子是经常开着的,但还是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谢琅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他想谢琅在这里是一定呆不久的。

  谢琅进来以后就闻到了这股臭味,也看到了爬来爬去的蜈蚣,他从父亲那里知道了很多的药理知识,对这些东西也有一定的认识,知道蜈蚣虽然有毒,但是不会主动的攻击人,而那些土片则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地面都被一些米糠之类的东西盖住了,只有门口的地方由于经常有人走动才露了几块青砖,谢琅就站在这几快青砖上面。这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一个考验,因为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站了一会腿就有点麻了。

  突然他发现有一只土片的背上长了许多很好看的花纹,这是以前他所没有见过的,他见过的土片都是灰灰的,他不由对这土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不由的走了过去,但就在他走过去的时候,那土片却钻进了那米糠的残渣里。

  他扒开那米糠,却发现那土片钻进了两块青砖的缝里。他是一个对一件东西产生了兴趣不弄清楚就不放手的人。他还非得要把它找出来好好的研究一下不可,他见门边有一把锄头和一块铲,就走过去把锄头拿了过来。

  他的力气就是一般的大人都是比不上的,所以,没有多久就把那青砖弄开了。但他一看就又傻眼了,因为底下是一块石板,那土片见青砖又被拉开了就又钻进了底下的石板缝里。

  这下他就有点犹豫了,因为要拉开那块石板的话,就非得还要拉开几快青砖不可,这样这房子就会被搞得乱七八糟的不可,后果是很有可能再招来一顿打。
  他想了一会,心里想道;要打就打吧,有妈妈在那里,他是不会让自己吃太大的亏的,于是他又把那石板撬了开来。

  这一撬开他不由呆了,原来那石板底下是一个四方的洞,那洞里有一个雕龙描凤的铜箱子。更为奇怪的是,那洞里还有一股很凉爽的风吹了出来。本来这房子臭臭的,闷闷的,他一闻到这股风就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以致把那土片的事都忘了。

  他蹲了下来,把那铜箱子拿了出来,也许是这洞里凉爽干燥吧,箱子没有一点生锈的痕迹,箱子上有一把锁,那锁也是铜的,但没有锁,只是挂在上面,他好奇的把那箱子打了开来。

  他一打开就闻到了一股带着泥土气息的清香,他一看那里面有一块似布非布的布包着一个什么东西,于是他又把那布打了开来。

  他一看到那东西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一株人参,他听父亲说过,一百年以上的人参是初具人的规模,一千年以上的则是完全有了人的形状,而且人的器官都具备了的。只不过那色气是白中带黄。而万年以上的人参则不但具备了人的形状,而且和人的气色是一样的,越是气色好的就年代越久。不过这只是听到过传说,没有真正见过这样的人参。

  谢琅见这人参就和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一样,脸上还白里透红的,要不是小了一点还就和一个真人一样,他百年以上的是见过的,家里现在就有一株,父亲说是要在自己十五岁的时候才给自己吃的。因为吃了以后对练功有很大的好处,怕他现在吃了消化不了而浪费了。

  他放学回来没有吃东西,中午也吃的不多,一闻到这人参的清香就留下了口水。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好东西,就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既然现在肚子饿了就先吃一点好了。

  他想到就做,先从脚上开始,他想吃掉底下的一小部分,上面的大部分交给父亲。哪知他吃了一部分以后那种味道真的是太好了,他在几个再吃一点就不吃了的念头下不知不觉的都吃完了。

  他看了一下空着的双手,自嘲的笑了一下就准备把那洞填起来。但他刚站起来就觉得脑袋有点晕,全身就像一团火一样的在烧着,只有朝着那洞的一面舒服一点,他不由的往那洞里靠去,这一来就舒服了很多。但还是很难受,他干脆的坐在那洞里练起功来。

  他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就见他父母都焦急的站在他的边,一见他睁开眼睛他母亲就惊喜的道,谢天谢地,你总算醒过来了。他父亲一脸严肃的道;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谢琅见了他的样子以为是自己把房子搞得乱七八糟的要打自己了,就小心的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要搞成这样,我是看见了一只长得很好看的土片,因为抓它不着才这样的,我把这里弄好可以吗?

  谢斌知道是昨天打得他有点怕了才这样的,也就温和的道;我不是说这事,你起来回房再说。谢琅一见不是说这事就放了心,也就听话的站起来回到了客厅里。他一坐下他妈就端来了一碗热乎乎的鸡蛋道;儿子你快吃吧,昨天你都没有吃晚饭,一定是很饿了。

  谢琅不是很饿,但他还是听话的接了过来,他有点不解的道,我不是才坐了一会吗?怎么就昨天了?他一看外面的太阳还没有下山就笑道;连妈都开我的玩笑了,这不还是一样吗?太阳都没下山呢。

           第二章 播种挨扁立志向前四

  琼姐把他上下的看了一遍,发觉他比昨天还要好看多了,脸蛋白里透红的,就连小丽那样的美女似乎都比不上他,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就把手伸到了他的额头上。

  谢琅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弄蒙了,吃了一个鸡蛋就放下了碗道;妈你这是做什么?好象不认识我了似的,我都有点不自然了。

  琼姐把碗端到他的手里道;我是怕你发烧了,你怎么昨天和今天都分不清了?但你明明是好好的啊!

  谢斌忍不住的笑道;这是你这个做妈的太关心了的原因,他一直在练功,怎么会记得这么多?一见今天和昨天的太阳一样高就以为还是昨天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他平常不是每天只练两个小时的吗?怎么这一次练了这么久?琼姐有点迷糊了。

  你不是也看了我家老祖宗留下的信了吗?他吃了一支万年人参,不坐这么久行吗?这还是亏了那个洞中的阳气才保住了他一条命,也亏了他平时练功没有偷懒,不然的话我们的活都白干了。你想一想,身体好的人,就是吃一株几十年的人参都有鼻子流血的。底子不好的人就只能一小片一小片的吃了。他一下子就吃了一株万年的,要顶得住才怪了。

  谢琅这时已经把鸡蛋吃完了,他把碗放下道;本来我也只想吃一点的,但那东西太好吃了,虽然带有一点泥土的气味,但不像平时那些一样,一放到口里就酥了,那种甜不是那些糖一样的甜。那种味道我和真的形容不出来,因而也就不知不觉的就吃完了。

  刚吃完的时候我就觉得全身内外都像一团火在烧一样,就那洞里舒服一点,所以我就在那里坐下了,我就像坐了一会的样子,怎么就坐了一天一夜了?
  人一入定了是不知道时间的,你这个样子是把大周天都打通了,现在你的样子比原来要好了就是证明,你现在的穴道都借这人参和那阳气的功力都打通了,以后练起功来就事半功倍了。

  琼姐笑道;还是我儿子有福气,这么一关就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宝都吃了,你老祖宗还给你留了话呢,等一下你爸爸要给你看的。

  谢斌从袋子里掏出一张牛皮纸对谢琅道;这是老祖宗留给你的,你自己去看吧!

  谢狼接了过来一看;上面的都是繁体字,好在他跟父亲读过医书,那字也是繁体的,这一点倒是难不住他。上面是古文,谢琅不怎么懂,谢琅理解的大体意思是这样;字喻后辈有缘之人;我自小学而博,精通数学医相,行药济世三十余年,以医道神奇而入宫,因观朝廷气数已衰,逐盗宫中至宝万年人参而远遁。以为避祸之计。因人参需地气才能续存。辗转多时,始在这里定居。因这里不但有地脉可以保这人参不至于腐败,而对日后服食人参之人亦大有帮助。此地又是穷山恶水之地,不至有人来追赶,实一举三得之策也。

  我深知自己无缘服食此宝,因中年才练功,根基不稳,无力抗拒食后之药力。欲整株食之,有性命之忧,欲分而食之,却又糟蹋了此宝。逐将此宝埋于后堂之中以待有缘之人,此事仅我一人所知,为了使此宝不至埋没,曾吩咐后人此屋不得买卖,只准维修,不得改建。你能见此字条,实是有缘之人。

  但吃了以后虽然一段时间不会有事,还有一部分是吸收不了的,如果你的内功好的话,会被那阳气中和留在丹田里,以后随着功力的提高会慢慢的发挥出来,但却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性欲特别强,到时可酌情多娶几房,因为一两房是承受不起的。但切记不可以功力在外胡作非为,如果不是自愿,则不得强来。否则就不是我的子孙。如果内功不够好的话就会就会在吸收的时候挥发了,因为你的内功不能把药性挡在体内,但你这样也可以把全身的经脉打通,以后练起功来就会事半功倍了。

  这虽然可惜,但我的这一脉在你这里就不会再是一脉单传了。我还是很高兴的。如有机会报效国家的话则不得推辞,不然得天材地宝都不能为国家出力,这宝还有何用?谨盼遵我所嘱,我就会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谢琅看完一脸不解的对谢斌道;爸爸,这药怎么还可以挥发的?

  你的内功如果不够的话当然是不能完全吸收的了,但你有了把全身的经脉都打通这样的成就也不错了,要知道你才几岁,想要完全的吸收是不可能的,说完脸上也是一很高兴的样子。如果他要是知道谢琅已经完全的吸收了的话,不知又是一副什么样子?

  琼姐也很高兴,不过她还是有点可惜的道;要是全部都吸收了的话有多好,那我就可以多有几个媳妇了,连老祖宗都这么说了,你爸爸也是不会反对的。虽然现在只准娶一个老婆,但那些有钱的人谁没有几个情妇的?

  他有了这样的成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想得这么美。要是我可能还没有这个样子呢,你看他现在的样子,以后练功的进步可是会很快的,也许过几年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了。谢斌对儿子吃了这人参有这样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如果他知道现在就不是儿子的对手了不知他又会有何感想?

  谢琅见父亲没有提昨天的事了也就高兴的道;我现在觉得全身都很舒服的,看来这人参的功效还真的不错,我也不要功夫太好,有了爸爸的样子就可以了。我看爸爸的功夫很好的。就是去参加什么比赛拿一个什么冠军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怕他父亲再提昨天的事就拍了他爸爸一记马屁。

  谢斌听了果然很是受用,他微笑着道;你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不准去参加什么比赛的,也不能用来争强斗胜,你以后可要记住老祖宗的话,不要功夫好了就欺压弱小,在外面胡作非为。

           第二章 播种挨扁立志向前五

  谢琅连忙答应道;我会记住的,你就放心好了。

  琼姐也说道;我们的儿子可是最听话的,这么多年了你见他多过事没有?
  你还说没多事,昨天如果不是你发现得早的话,我们怎么去向小秋交代?他把脸转向儿子道;我的话你要听清了,就是小雅自己愿意,你也不能在她十八岁以前动她,你听见了吗?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如果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你要我们以后怎么做